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教育講場 教育與工作(郭佳欣)
發新帖
查看: 401|回覆: 3
go

教育與工作(郭佳欣)

Rank: 12Rank: 12Rank: 12


68453
發表於 16-11-15 16:41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lbar 於 16-11-15 16:43 編輯

教育與工作(上)


部分韓國電影如《考死》以高考為主題。


港韓兩地的高考有很大差異,就以考期為例,香港往往是兩三個月的考期,開考日期每年都有出入,一天一科,因各人所修的科目的不同,大概考三至五科,而數學不是必考的,想起幾年前的我都被折磨死了,現在香港改制為三三四之故,只有中學文憑試(DSE),考四個核心科目(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及通識教育)及兩至三個選修科目。


至於韓國高考又稱為「大學修學能力考試」,每年冬天考試,有語言、數理、社會或科學探究、外語和第二外語等五門,從早晨8點40分開始考試,要在一天內考完所有科目。


韓國人對於高考的重視真的超乎我們想像,從試前到試考試當天的準備,我只可以說「佩服」。一旦進入高中就進入備戰狀態了,韓國考生們有一種說法,「如果你想每天睡四個小時,你就別想上大學了!」韓國的高三生基本上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其餘時間都在溫習,放學還得在學校夜習,故在高三生的課室裏會看到他們幾乎把家搬到學校。


高考對於韓國人也非常重要,他們認為高考是一試定終身。因讀哪所大學,不僅關係到一個人乃至家族的名譽,而且韓國企業非常重視應徵者畢業於哪所大學,所以考生們也會為此「拚力一搏」。因此為了考上一所好大學,父母從小學開始就為孩子做鋪墊,讓孩子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上各種各樣的補習班。


韓國家長有句說話:「如果家中有應屆高考生他便是家中的世宗大王了。」意思是孩子只要唸好書就可招風喚雨,可以甚麼都不做,家人把他們如同皇帝般服侍。近年很多韓國電影如《考死》都是以高考為主題,揭示出考試給予學生壓力的可怕程度。




作者簡介:郭佳欣,愛學習, 愛思考,愛挑戰。年近花信的「90後」,是個不能「無惛惛之事」的學生。試書數筆以論文化,喜歡韓國文化之際亦冀尋找中國傳統文化之「去向」。

Rank: 12Rank: 12Rank: 12


68453
發表於 16-11-15 16:43 |顯示全部帖子
教育與工作(下)




香港人-對認為考試的嚴重性不及韓國人。雖然兩地都會為努力上補習班和提燈夜讀,但我們卻沒有在校夜讀,種種情況我個人認為香港學生對高考的緊張感是比韓國少。然而,韓國的大學學位亦多,香港學生很多都希望考入大學,但奈何選擇少。香港地少,無可否認學校的數量一定不可與韓相比,但學位則因外地和中國生的增加而變得更稀少。政府計劃三三四新學制後,首屆共有7.3萬名考生應試,但提供予新制高中生的大學學額只得一萬五千個,即大學入學率只有約20%,學額的競爭非常激烈,與韓國大學的升學率已經超過了80%形成強烈對比。


另外,值得一提是兩地都有同樣的問題,表面上香港學生在高考後的出路比韓國多,我們有副學士,和出國讀書等,但韓國大多只可以選擇重讀,至於出國讀書的機會亦比香港難。但所謂出路好壞 ,是建基於現今商業社會,亦可用薪酬來衡量。專業人士薪酬比較高,讀體育、藝術等的連工作都難,這正因商業社會。以香港警察為例,中五畢業的薪金18,810元 至30,085元。反之,學位及綜合招聘考試「中文運用」和「英文運用」試卷合格(一級或以上)或同等學歷的可以直接考督察/高級督察,入職薪金35,335元至67,525元。大學生是普遍公司聘請員工的基本條件,因此慢慢演變成大學生是社會環境需求下的基本資格,幾乎是社會的唯一出路。


這情況下使學生無論喜歡、擅長與否,都只能選擇拚命唸書這道路,換個大學生名頭,不過是基本生活的要求。古代讀書為入仕途,現今讀書為生活,那真正的「教育」原意是甚麼?香港學生的情況是,只關心自己有修的科目的內容,例如普遍文科生認為不會科學是正常,亦不需要去認識,然後說唸了也沒有用啊,都不用考科學。這就是商業風氣重的結果,連讀書都講實質的收益,即成績。結果唸文科就把視野放在文科,理科就放在理科,既然政府開設了通識科希望學生可以成為「通才」,故更應當該具備替學生打破這框架,令他們擴闊視野,將不同科目的知識融會貫通,這雖未必具有實際作用,但卻是提高人類質素的一個步驟。真正的「教育」不是為工作而讀書是為自己,工作只是人生短暫的一項事情,而修養是一生的。工作是虛的,終有一天會完結,修養和知識才是無涯而能真正充實你人生的。 港韓教育制度本身並不健康,其中一試定終身更扭曲了「教育」的原意。請大家想想「教育」的原意是甚麼?




文:郭佳欣

Rank: 2


78
發表於 16-11-18 04:35 |顯示全部帖子
讚好,很用心的文章。
教育與感恩

  九九年至今,二零一六,今年是我從事教育這個行業的第十七個年頭了。深深感激,十七個年頭裡,這些年很榮幸得到家長們和學生們的信任,使我在教育界仍能站穩腳跟。

  十七年的教學生涯,遇見,並接觸過來自不同背景的家庭,處理過學生不少在學習上遇到的問題,我很是高興,在我個人的教學事業裡能得到你們的支持,遇上你們,也是何其有幸的事。

  新移民學生、學習遲緩、過度活躍、自閉症,一一接觸過,都曾經是我的學生。在任何困難中,大手拉小手,我並沒有放棄過他們。

Rank: 5Rank: 5


2460
發表於 16-11-18 07:36 |顯示全部帖子
當大眾對本港教育制度和DSR諸多批評時,比較國內和南韓兩地制度,還是可取,三地當然也一試定生死,不過香港的考試形式較全面,覆蓋範圍廣,語文有數卷不說,選修科的考試時間亦2.5-4小時,每日一科,反觀兩地一至四天內完成,時間不足以考核考生能力,運氣成份高。另外,現時高中課程選修科已經譲學生涉足更廣泛知識,不像昔日文理分家清徹,香港制度與學生能力其實不失禮。
再說教育意義,根本沒有標準答案,每人對制度和考試使至的教育意義有不同看法,意義更滲透哲學理念,牛頭角順嫂與半山松太太有大不同,對在下而言,教育為生活為知識不是黑白分明,兩者重疊的灰色地帶也因處境而變大變小,因此,大談教育意義不過是個人意見發表,每個人都有自己一本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