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小一選校 有教無類不是遙遠──救救新會商會學校 ...
發新帖
查看: 1369|回覆: 0
go

有教無類不是遙遠──救救新會商會學校

Rank: 5Rank: 5

醒目開學勳章


1627
發表於 10-6-15 02:13 |顯示全部帖子
fw.:
http://hk.myblog.yahoo.com/cheungchiuhung2008/article?mid=2211


這個殺校的年代,教育理想有千斤重,放棄容易堅守難。但不少教育工作者仍然守護使命,也守護被人放棄的孩子。說的是位於上環的新會商會學校。該校因為融合教育辦得出色嚇怕主流家長,導致收生不足,面臨殺校危機。

以下《有線新聞》片段中的女孩,獲全港優秀小學生獎,就是早前哭求教育局放生母校的那一位。她以英語說話時充滿自信,但三年前卻是個沒有英文底子的新移民,飽嚐不少學校的閉門羹,最後得到新會商會學校接納。事實上,這個女孩的故事不是獨例,而只是該校實踐有教無類的一部分──該校收錄的新移民和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合起來的比例多達76%。我曾兩次到訪該校,親身感受家長們對學校既欣賞,又感激。即使是普通孩子在這裡也無甚麼欠缺,學校的大愛反而教曉孩子何謂真正的平等、尊重和互諒。

有線新聞片段(2010-5-31):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33923

新會商會學校難逃被殺(東方日報,20100330):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330/00176_047.html

該校有教無類的故事,感動了一對夫婦,早前已向學校捐出一百萬元,令學校來年可以私立小一繼續營辦,總算暫時避過殺校命運,但政府方面仍要求學校證明有足夠資金能讓這班學生在校完成六年小學課程,而這筆費用高達三百萬。故此,學校目前仍然亟待善長大力捐助。生源方面亦是問題。由於政府方面未有透過派位機制向學校供應新學年小一學生,學校目前只成功自行招收了數名小一學生入學,距離16人的開班線尚遠。倘若學校無法招收足夠學生,來年將難以重返資助隊伍,學校最終亦會難逃厄運。

現時學校已獲關注特殊學習障礙學童需要的志願組織White Rose Family Foundation協助推動籌款,該組織更將召集外籍義工駐校協助該校學生大幅提高英語水平。此外,新民獅子會正與學校商討贊助校車費用,校車將會接送港島、九龍西及深水埗區的孩子上下課。

特意在此呼籲各位出一分力,除了踴躍捐輸,亦請介紹將於本年度(2010-11)入讀小一的孩子到那裡讀書,延續學校的生命之餘,也是延續學校的大愛。

l
查詢:呂錦強校長(2546-5712

  
融合教育,容不下愛心學校?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10512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早就聽過新會商會學校許許多多的感人故事。家長一封言詞懇切的來鴻,讓我親身來到這所學校

學校位於名校林立的中西區,附近居住了不少富裕人家,而該校則是一所平民學校,校舍早於五十年代建校潮時代興建,今天難免顯得有點殘破和細小。雖說是所平民學校,但學校實踐的卻是宏大的教育理想。當多數主流學校為保校譽而只願取錄他們眼中的「好學生」新會商會學校卻最願意接納新移民和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前者佔學生總數多達四成四,後者比例也達三成二。在這裡,老師費盡心力扶持每個在起跑線上落後的孩子,學校的大愛也感染了同學,從實踐裡學會體諒和包容。

已是下午四時多,學校依然充滿活力,除了留校活動的孩子,也有很多家長及有心人為學校當義工。學校因收生不足,已接獲政府殺校令,這天來到這裡,本就要與一班家長商討救校方法,可惜我因大學校務姍姍來遲,家長早已走得七零八落。於是,校長帶我在校內到處逛逛。從外邊窺看各個班房裡,老師和義工正用心為學習進度不理想的孩子補課。然後,我跟一些家長攀談起來,知道更多關於學校有教無類的故事。

這是一個來自屯門的家庭。 侯 先生六歲的孩子有自閉傾向,從前經常在幼稚園搗蛋和發脾氣,無法專心上課, 侯 先生於是早早開始物色合適的小學。無奈的是,屯門雖有不少學校聲言推行融合教育, 侯 先生連番叩門卻屢遭婉拒,直至找到新會商會學校,孩子才得容身之處。先生說,學校特意為孩子調節功課量,老師對弱勢孩子更是倍有愛心,令孩子在沒有歧視的環境下成長。

在這樣一所平民學校,我遇到一個外家庭,孩子是個中英混血兒,沒有特殊學習困難,但夫婦二人討厭香港「死操爛操」的填鴨式教育,希望孩子可以寬鬆愉快地學習,同時多學一點中文,最終他們選擇了該。現在他們經常留校當義工,對學校的融合教育大表欣賞。

新會商會學校所以能夠引起關注,就是靠以上的一點一滴匯聚成河。在這裡,曾有新移民孩子從半個英文字母也不懂,甚至不會說廣東話,在外飽吃閉門羮,但經過該校的栽培,如今蛻變成為自信的年輕人。又有無法適應主流學校的孩子,曾被認為是地底泥,自尊幾乎被磨滅殆盡,到了校才能尋回對將來的盼望。為何我們的教育制度,容忍學校歧視弱勢孩子,卻容不下這樣一所愛心學校?

其實香港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不少,他們無法在主流學校生存,能力卻又比特殊學校的孩子高得多,可是政府卻不認同像新會商會學校一類中途學校的價值。例如佛教志蓮中學和炮台山循道衛理中學,都是接收有特殊需要學生的技能訓練學校,學生包括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有輕度智障的、有嚴重學習障礙的,還有過度活躍和專注力失調的……可惜兩校均已被迫在班級人數及人手編制方面走向主流化。孩子的需要是多樣的,但教育官員只懂計算成本效益、死抱管理主義思維,劃一的開班線、劃一的師生比例、劃一的評核標準、劃一的課程內容貌似公平,壓根兒卻是歧視和排斥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新會商會學校的不幸,就是制度的不幸,是純粹的市場機制把質素上佳的學校趕上絕路。經此一役,試問還有多少學校願意接收弱勢孩子?

新會商會學校體現的是很多學校早已忘卻的教育理想,若最終逃不過被殺厄運,那不單是弱勢孩子的悲哀,也將是香港教育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