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教育講場 「重研輕教」的副作用(王慧麟)
發新帖
查看: 404|回覆: 0
go

「重研輕教」的副作用(王慧麟)

Rank: 12Rank: 12Rank: 12


70872
發表於 18-5-24 17:15 |顯示全部帖子
【明報文章】先旨聲明:筆者從不認為大學的國際排名毫不重要;相反,排名愈高,愈有利吸引海外家長及考試成績較高的學生來港讀大學。


像筆者這類被某些人士斥為「廢中」的「學棍」,也有學生走來問一下學業及就業問題。早前有一個來自南韓的學生來問功課,言談間得悉他父母早在10多年前已在上海香港兩邊走,他普通話也流利,在香港的國際學校畢業,以他的中學成績回去申請首爾任何一家一流大學,應毫無難度。問他為何選擇香港讀大學,他說因為父母覺得香港的大學排名較高,而且英語授課,加上自身也懂普通話,日後可望服完兵役及大學畢業後留港搵食。


誰說大學排名不重要?


國際排名機構在計算亞洲新興地區大學之質素時,比較重視研究質量。另一邊廂,香港的教資會撥款,好大程度計算大學老師的研究成績。好了,大學高層的個人考核及表現也與教資會撥款成績及國際排名機構的排名直接掛鈎。再加上海內外的家長未必每人都有能力來評核及理解每間大學的優劣強弱,往往也以國際排名作為子女升學參考。


在這幾個重要的持份者中——教資會、大學高層、國際排名機構、家長以至學生——其最大的評核大學表現之「公約數」,就是研究成績。於是只要大學高層「谷好」老師之研究成績,教資會就「磅水」多一些,國際排名機構排名高一些,大學表現指標高一些,大學校董會內各社會賢達開心程度高一些,家長選擇心儀大學的意欲高一些,納稅人覺得稅款用得其所又舒暢一些。何止雙贏,簡直係「五贏」、「六贏」之舉。


所以,「重研輕教」,是全社會都覺得有着數之舉。只有小部分人不認同——大學老師。


以搵工務實角度解釋問題


有些大學老師提過,大學「重研輕教」,扼殺一些值得研究但卻無助國際排名的項目,例如香港研究以至華南研究等。但是一般家長未必理解這些在他們眼中相當「深奧」的議題,因為家長眼中香港間間大學之國際排名都穩步上升,有乜問題先?


當然有問題。筆者嘗試以學生「搵工」之務實角度,向各位家長解釋當中問題。


例如有家長一心相信,貴子弟入讀某些大學主修公共政策課程及學位,有助其子弟找到一份穩定的香港政府公務員職位。家長會期望,大學在4年課程中能讓貴子弟在本地公共政策方面有足夠知識,讓貴子弟在讀好書後(不讀書者另計)有足夠能力應付政府公務員筆試及面試之需要。


但假如有大學需要競逐排名,聘請的老師都是海外學者,主力是研究跨國比較公共政策、「美帝」新公共管理主義甚至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之區域合作等可以衝擊國際4星級期刊之議題的話,這些論文高手會有幾了解香港公共政策呢?他們又會花多少時間去理解例如香港公共財政政策呢?


當然,若一位國際級學者真的對香港公共政策好上心,一於瞓身敢學敢教,相信也會教得很好。但萬一那些國際級學者只管搞論文,而不花時間花心機教好這些本地公共政策課程呢?假如他對香港公共政策也「半桶水」一知半解,他教出來的學生又對香港公共政策有幾了解呢?貴子弟上完課後,又如何用「半桶水」知識考公務員呢?又很務實地說,貴子弟讀完亞太經合組織的服務業合作框架課程後,會否畢業後去新加坡亞太經合組織秘書處找工作呢?當然,筆者也鼓勵香港的大學生擴闊視野,畢業後去海外工作,幫香港拓展與各國關係,但相信貴子弟也想在香港找工作吧?


大學不再思考教研分家政策


這個例子在十幾年前可以很極端,但現在好可能已在身邊發生。過往一些有遠見的大學高層亦察覺此問題,亦曾推動過教學與研究分家的聘任政策,讓一些學者可以專注教書教好學生,讓一些學者專注衝擊論文扯高大學排名。


但近年來全球的大學之教育通脹好高,科研經費硬件軟件開支以倍數計,但教育經費卻停滯不前。於是本地大學好多亦不再思考這個教學與研究分家的聘任政策,索性專心「力谷」研究成績,導致不少專心教學之老師失業,出現有大學炒基層老師,以省點錢來請學者搞好研究成績的現象。


等政府出手止血 隨時已太遲


之前筆者提過,政府可考慮以專項專款方法,例如特別給予大學2億元聘請講師,目的就是希望能幫點忙,在處理大學「流浪老師」生計問題之餘,亦是希望讓專心教學的老師可以有較長合約年期教好學生。


當然,政府聽不進去也不打緊,反正政府管治效能不彰,民間訴求一日成千上萬個,幾時輪到大學老師?但如果政府不重新思考現在「重研輕教」的副作用,令莘莘學子未必能在大學得到適切的教學,當家長察覺到問題之時,可能已病入膏肓。等政府出手「止血」,隨時已經太遲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