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小學雜談 中文學習:慳水慳力而但卻非常有效的培養方法 ...
查看: 22089|回覆: 479
go

中文學習:慳水慳力而但卻非常有效的培養方法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8:45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12 14:35 編輯

我女兒考文憑試時,成績表有兩個5**,一個是視覺藝術,另一個是中文作文。

讀中學時,每當親友看過女兒的繪畫後,基本上都認為女兒很有繪畫天份。不過,我和女兒不同意這種講法,認為只要對繪畫有興趣,加上適當的訓練,大多數人都可以有這樣的水平。參看:

《繪畫的基礎—鉛筆素描》
https://www.edu-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72905


到現在,每當親友看過女兒的文章後後,基本上都認為女兒很有中文天份。不過,我和女兒很不同意這種講法,認為只要對中文有興趣,加上適當的訓練,大多數人都可以有這樣的水平。

這種培養需要地獄式訓練嗎?不需要!反而是慳水慳力,我沒有對她的中文花很多的時間,她自己也只是樂此不疲地閱讀喜愛的書籍而已,甚麼補充練習、補習、練習作句作文,一不做。但經過大量閱讀小說,中學時因為喜歡寫作,課堂時留心老師講解的寫作技巧,再加上認真作好每篇文,之後就有非常好的寫作能力。


我女兒的成功只是冰山一角,其他閱讀派的孩子,只要上了中文閱讀癮,文憑試時都有類似我女兒的寫作能力。所以,這種能力,出自後天的培養機會大於有很強的天賦。你們的兒女,只要跟隨這種模式,他們長大後也可以有很強的寫作能力。

有些網友很心急,希望孩子經過閱讀兩三年就有非常高超的寫作能力,但我的經驗是,要中文寫作真真正正優良,要用上很多年的時間,我女兒自小一開始閱讀,到小六時才開始有不錯的作品。

以下選擇了幾篇女兒的文章和大家分享一下孩子成長的經歷。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8:49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08:49 編輯

這篇是小六作品,經過五年多的閱讀,沒有做過任何補充練習,沒有補過習,我亦基本上沒有教導過她寫作技巧:



商場眾生相

今天,我來到了商場幫媽媽買東西,不要看商場外面好像很冷清,其實裡面是十分熱鬧的。

一踏進商場,就好像來到另一個世界一樣,裡面人來人往,又有七彩繽紛的裝飾,漂亮極了,還有很多店鋪,有化妝品店、衣服店、西餅店、百貨公司和餐廳等等。

有不少人在我面前經過,有幾個少女一面拿著剛買的東西,一面聊天,又有二個婦人在談論今晚吃甚麼菜,在她們前面,是幾個手拖手唱著兒歌的小孩,這個景像真熱鬧。

我幫完媽媽買東西後,走出了商場,又回到那個冷清的世界,本來在外面的人都走進了商場,商場對香港人真是很重要,如果沒有它,香港就不會有「購物天堂」這個美譽了。

Feb 2008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8:54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08:54 編輯

中一到中二上學期時,作文的好壞是波動的,時好時壞,但可以見到,遣詞用句的能力明顯比小六提升了。到中二期中試前,我都沒有教導作文技巧。


一件值得我驕傲的事        中一期中試                 4 Dec 2008

讓我告訴你一件值得我驕傲的事吧!這件事是我幫一位老婆婆的經過,聽上去好像很平凡,因為一說「幫人」,總會令人聯想起幫老婆婆,但我就對這件事感到很驕傲。

大約在去年暑假,我和朋友去觀塘逛完商場後,各自回家,我逛了整天,也很累了,在地鐵車廂裡找了個位子坐,想休息一下。

當到下一站,即藍田時,有兩位婆婆走了進來,其中一位看上去比較年老的到我旁邊的空位子坐下,另一位因為車廂中已經沒有坐位,所以要站著和之前那位婆婆講話,然後我發現有些人在望著我,我即時明白了:我要讓位給婆婆,我有些不願意,因為我很累,但沒辦法,我不可以望著一位婆婆辛苦地站在我前面的,於是我無奈地站了起來,示意婆婆坐下。

當婆婆坐下後,在口袋裡掏出一封利是,「究竟她在做甚麼呢?」我心裡想,然後她將利是拿給我,說:「小女孩,妳真好,妳收下這利是吧。」我頓時驚訝地瞪大雙眼望著她,我只是讓了位給她,有必要送利是嗎?但我又有點心動,想收下,但我再認真想想,不行,我怎可以收下一個陌生婆婆的錢呢?何況我讓位是應該的呢?所以我就拒絕了。

為甚麼我感到驕傲呢?因為我可以克服我心裡的猶疑,不收利是。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8:55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09:50 編輯

我的一位鄰居     2009年6月  F.1大考

前一陣子,有位新鄰居搬了過來我家對面,他是自己一個住的,膚色黝黑,老是穿著灰色背心,挺強壯,不過令我印像最深刻的還是他臉上的疤,令人聯想到卡通片裡的奸角,我總覺得他的眼神很兇惡,他還時常自己躲在家裡,奇奇怪怪。

「你覺得他會不會是黑社會?」在等電梯時,和我很熟的鄰居幼羚突然說,「不會吧?我看他好像也沒有紋身呀。」我半信半疑地說道,「很難說,或許他紋在被衣服擋住的地方。」幼羚仍然堅持,突然那位新鄰居走出來,嚇得我們都不敢說話了。在電梯裡時,氣氛非常緊張,我們是動也不敢動,氣也不敢喘,生怕他會吃掉我們。

自從那次之後,我連早安也不敢在他面前說,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但有一次我看到他,令我對他改觀了,有一天我放學正要回家,看到他在我前面,我當然立即找地方躲起來,然後再看一看,發現他竟然在幫一位老婆婆拾回在地上的橙,但那婆婆連謝也不謝,好像很害怕地走了,我看到他失落的眼神,我想:「其實他應該不是壞人吧!」

有一天,我終於鼓起勇氣和他說了聲「早安!」,他微笑地看著我「小妹妹,早安!」,雖然他的樣子好像很兇惡,但心地是善良的。

做人不可以只看外在而忽略了內在的,不是嗎?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9:51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09:52 編輯

回覆 eviepa 的帖子

中二期中試時,作一篇《海洋公園一日遊》,結果遭逢人生第一次作文不合格。於是有興趣、有必要聽我教導中文寫作技巧。而且這時已是青春期,開始變為成年人,開始喜歡用文字表達情感。之後,她寫的每篇文章都有不錯的水準,再也不是海鮮價了。


黃昏                               中三


泛黃的微光零零碎碎地灑落到街角上,使整個城市都映成一片土黃色,夕陽的斜照令街燈底下拉了一個長長的影子,旁邊的遊樂場已經沒有人了,剩下無人的秋千一直在搖搖晃動,彷彿還留著剛剛離開的小孩的餘逿在那裡。我捧著剛買的「雞蛋仔」和白粥,加速腳步往車站方向,手裡的「雞蛋仔」像是有保護色般,被淹沒在黃昏的一片金黃中,使四周都變得哄哄的,溫暖著我的心房。


即將沉沒於地平線下像蛋黃的夕陽,的確是不及中午閃閃發亮的日光那般耀眼,是很多人眼中無比憂鬱的時分,我卻覺得那是一天之中最溫暖的時光。


小時候,大家放學後都不約而同地走到屋村旁的小公園玩耍,玩得不亦樂乎。當接受黃昏時,其他小孩都被媽媽接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呆地坐在那裡,不久,婆婆便會捧著熱騰騰的「雞蛋仔」來,而我總賴在那裡不肯走,婆婆就會笑著抱我到秋千上,輕輕哼著歌兒,邊推著我玩,而我就乖乖的坐在秋千上盪,吃幾口熱騰騰的「雞蛋仔」,就這樣渡過一個平凡而溫暖的黃昏。回到家時,媽媽總是皺眉問我為甚麼這樣晚,婆婆每次都寵著我說:「不要緊,小孩子嘛。」……


「我多麼希望現在還每天聽到這句話啊。」我挨近病床邊,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說。婆婆似乎臭到熟悉的食物味道,睜開她的眼睛,卻掩飾不了一臉病容,我打算打開白粥的蓋子,卻看見她一直瞄著旁邊的「雞蛋仔」,「不行啊,先喝幾口粥好不好?」我哄她。最後仍是給她吃了兩口「雞蛋仔」,再餵幾口白粥,蓋上被子,婆婆很快便睡著了。


柔和但微弱的光線從窗戶外透過來病房,使婆婆臉上的皺紋顯得更分明,我不禁撫上她已花白的髮絲。很快地,黃昏已被一片夜幕取替,我倚到床邊輕輕捉起她的手,「婆婆,我還可以跟妳渡過多少黃昏……」我喃喃道。


============================


這篇只用1.5小時作的文章,比我高考時用上3小時作的《維多利亞港一瞥》好多了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9:52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20:41 編輯

文憑試時取5**的文章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是必要的。


自從早上接到檢驗書,證實爺爺已經患有末期肺癌那一刻起,我們家就開始雞飛狗跳,不得安寧了,為了讓不讓爺爺得知這個殘酷的事實一事上,我甚至騰出了上班時間,與爸爸陷入激烈的爭拗中。「爸爸年紀已經大了,他受不了這種打擊!」在話筒那一端,我爸力持己見。我深吸一口氣,嘗試冷靜地跟他分析:「你的女兒也是醫生,相信我,若爺爺肯接受化療,還有機會多活三個月,甚至半年,但這也要他本人點頭同意才可以進行。」「還不過是數個月而已?如果現在告訴他這件事,他說不定連一個月都撐不過去!」爸一口回絕,我有點氣了:「不行,一定要讓爺爺知道。即使你跟媽媽都不說,我一會回到家也會告訴他,誰都阻止不了我。」電話的那一頭沉默了,良久,爸才淡淡地開口:「醫生,你究竟是要他快樂,還是活命而已?我才是他兒子,你根本不了解他。」還未給我辯解的機會,他便掛線了,只剩下我一人在醫生辦公室拿著電話筒瞠目結舌。他說我不懂爺爺,而我覺得我真的不懂爸爸了。

作為一名醫生,自當年受培訓起,直至現在當上主診醫生,多年來我就自問一直謹從專業操守,而其中重要一環便是病人的知情權,我們的職業之所以重要,因為我們身兼著病人生死尤關的重任,我一直堅信,要對病人負責就必須將一切毫無保留地告知,不論結果是好是壞,就正如上週的一次診斷中,我的病患孫婆婆已經剩下不到半年壽命,在她的家人重重阻撓與反對下,最後我還是將事實完整地披露予當事人,至少孫婆婆仍然可以在最後的時光完成她希望做的事。我深信,這是對病患和醫生最好的做法。

這正是我跟爸爸吵得面紅耳赤的原因,從我的角度看,爺爺絕對有權知道自己的狀況,放下了話筒,我還是放不下忿忿不平的心,這時電話再度響起,是醫院的內聯網,我不耐煩起聽:「快說,我很忙。」護士一字一頓地道:「孫婆婆自殺死了。」

整個下午,我魂不守舍的,自從收到那個如雷轟頂的惡耗後,我的腦海只剩一片空白。一直以來堅守的信仰,像不堪一擊的圍牆般,逐片崩解、剝落。家屬們不出所料地來到醫院興師問罪了,我如同罪人般被他們扯著,打著,也沒有反抗,任由他們的哭聲聲傳遍醫院大樓,我全程像個空殼娃娃,不願去想,不願相信……怎麼上週還好端端的人,會選擇自我了斷?真的是我的錯嗎?「你憑甚麼決定怎樣做才是對她好?你根本不了解她!」孫婆婆的兒子對我嘶吼著。這句話,怎麼聽著有點熟悉?

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家中,父母看了我一眼,再向房中的爺爺瞥一眼,沉默不言,似乎已經屈服於我的決定,不再阻撓。我逕自走入房中,蹲下來柔聲問爺爺;「今天還好嗎?都做了些甚麼了?」爺爺笑著道:「還不是那些尋常的東西,都一把年紀了,還能幹甚麼?快快樂樂便行。」他的話未說完,我的眼眶已經盈滿了淚水。

現在,我的想法開始出現了變化,作為一名醫生,本來就不應只墨守成規,應尊重不同病患的心理狀況再定奪,從來沒有一項原則是可以凌駕一切的,病人知情權亦如是;而如面對爺爺,我不只是醫生,我更是家人。也許對爺爺而言,事實的真象只會令他一厥不振,也許我的沉默,對他而言是最必要的禮物。

「你爸爸說,我的好孫女有事要告訴我,是嗎?」爺爺慈祥的聲音將我喚回現實,我猶豫了一刻,心中默默改變了決定,甚麼都沒有說,只是微笑著搖頭,看到爺爺本來帶點不安的面容上瞬即綻放笑容,我的心,也隨之安定下來。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9:57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20:53 編輯

女兒是社會科學院的學生,去年選修Creative Writing的功課:

《歸途》大學三年級

抵達偏僻的旅館後,我總惦記著我遺失了甚麼。

這種感覺一直爬到後背,像一串綿密的蟻,搔又搔不著,甩又甩不掉,教人轍轉難眠。

「五十塊一晚的旅館果然不濟,下回可不要貪便宜了。」你在我耳畔道,嗓子膩得像剛熬成的酥油茶:「但你終於離家走出來了,我很高興。」

我甩了甩頭,揮去你十八歲時的聲音。

從床上起來,我垂頭去叼煙頭,說起來這習慣還是被你沾染的,煙頭上一縷輕霧延展到窗邊,與夜裡雪山的景色融合,像你嚮往稀薄的冰藍,留戀輕煙的蒼白。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那年小息一塊趴在攤開的舊地圖上,我們聊起還很遙遠的將來,我擔心上不了大學,找不到薪優糧準的工作,付不起房子的租金。你搖搖頭,說你無法想像自己被困在立方米大的蝸居,寧可把買房存的錢用來一生漂泊。教室很小,世界很大,你把圖釘插在一個個地名上,假裝自己已經踏足遍野。

你曾問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甚麼。「北極星?」我答道。我知道你愛遙遠的東西,你果然笑了,拿起課本往我頭上砸,我作勢要打你,你笑著跑開,而你總是走得太快,我得小跑步才能氣喘吁吁地趕上你。

畢業後的你終於學會偶爾回頭,在風中給我蹭掉跑進嘴角的髮絲,又或是擱下行李箱,在邊境月台給我一個軟糯的暫別吻,險些我就這樣揉進你的世界裡。

然而最後真正遺下的只有一張撕得歪斜的票根。我獨個兒在屋子裡細數一張張明信片,留意著窗外會不會遙遙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會不會有飛機在雲間穿梭而過的影子,會不會有一天你跑倦了會敲敲我的門,以你始終輕佻的語氣笑問︰「不小心把旅費花光了,能在這住下來嗎?」

只是那不會是你。你可以忍受隔夜火車的顛簸,樂此不疲地吃著廉價航機簡陋的餐點,卻不能與我同享一張綿軟的床,共進我為你張羅的一桌早點。

每當我這麼想著過去,時間便走失了,很容易無意識地過了一季,醒來時黑夜已經成晝,我下意識搔了搔後背,昨夜遺下的煙頭冷卻了,姍姍來遲的九月份把雪峰下深綠的青楊林染紅了一半,染成了最適合上路的時分。

你曾說稻城亞丁是中國的香格里拉,一生怎麼都得去一趟。

於是我終於挽起背包,踏在淺窄的走道上,眼底是壯闊的山河,我以隨意的步伐,路過那些虔誠的朝聖者。藏民牽著牛羊,好奇瞧著闖進他們生活的人們,成群的旅人中,我一個人走著。

我走得太慢了,而世界轉動得太快,人們開始研究火星而不再談論登月,印象中激進的政黨變成溫和派,同學聚會上曾經年輕的大家都在談起成家立室,我才驚覺你換了無數的終點,這座連綿的山岳不再是你最眷戀的風景。

在你的電郵裡,喜馬拉雅的風雪早就刮得繪形繪色,我笑說,大概你留在西伯利亞的足跡比女孩臉上的吻痕要多。你隔了一個多月才回郵,內容只有一幀又一幀單人照,你好像更高了一些,輪廓硬朗了一點,風衣領口遮不住肆意張揚的笑。

我沒有問是誰替你拍的。

如果歸宿有一個名字,船員的家就是燈塔亮著的港口,旅人的家是永恆的北極星,風的家是荒漠上揚起的沙土,你的家遍佈了你浪跡的四方,而我的家是你,你的四方卻不曾有我。

這次不再期盼你的等待與回頭,我溫吞地一步步走,終於用自己的力量目睹了雪峰,深邃的陰影在雪頂畫出褶痕,藍天像水洗過那般清澈,三恬主山峰跟你當年描述的一樣壯麗,似乎所有事物全非,它的美麗近乎固執地長存在那裡,要不是公路上擠滿了觀光客,也許會懷疑是一個無垠的夢。

我呆站在原地久久不動,突然明白了,無論時間再怎麼回溯,我還是會被這景象震懾到,還是會陷了在裡面。

也許該回頭的是我,去找尋真正回家的路,可是那串該死的蟻還在那兒,扎得更用力,不該有的思念遍及了全身每一寸,我在巍峨的山峰前難受得蹲了下來,幾個路人忙上前關切,問要不要送我回去,可是我該回去哪呢?

我離家了,卻從此找不到歸去的方向,我迷路了,走失在一串蒼白的淚痕裡。

(1498字)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09:59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10:00 編輯

去年選修Creative Writing的功課:

最後一株木樨花        大學三年級

第一次跟男朋友去見他祖父的時候,老人家剛好醒著,歷經大半世紀的身軀已經癟瘦得不似人形,朦朧帶著水光的眼神彷彿無意識地望著窗外。

「有時一看就是一整天。」男友見慣不怪地說。

畢竟初次見面,我怯生地上前問好,老人並沒甚麼反應,我也不好再添多餘熱情。

「少許心意,還望祖父喜歡。」

我安靜地把帶來的花卉插好,置於病床邊。記得當時在花店裡猶豫了許久,蘭花顯得太艷麗,白菊似乎太清高,最後挑了清麗不失淡雅的桂花。

我才剛抬頭,就措手不及地對上一雙蒼白的目光,老人很快就把視線移開了,我愣了一下,險些就錯覺那佈滿紋路的眼皮底下,閃過若有若無的鼓動。

一室逸滿清淺而淡黄的桂花香。

男友公事忙,我也是閒著沒事,便盡著後輩的本份,不時去拜訪早已年過古稀的老人。

也許是年事近了,祖父的病況不太好,醒著的時間不多,有時一昏睡就不理天日。可是生命是很奇妙的,它就頑強地駐紮在那兒,不斷地延長一個叫作人世的夢。

他總會轉醒,不論是一個萬籟俱寂的半夜,抑或是一個暖意滲人的午後,他會瞧一瞧那株被我替換過的桂花,然後總會說他又做了一個夢,有時是好的,有時是壞的。好夢裡有著一片淺黃的田野,還有清脆可人的嬌笑聲;惡夢裡有戴著紅領巾的群兵,還有膝下一攤鮮紅的血跡。

「他們又要來寫我們的罪狀了。」祖父甫醒的聲線依舊帶著顫抖。

我多想撫慰,卻無從入手。我在書本上讀的是純淨的歷史,卻在祖父口中的夢裡嗅到血腥的往事。

屬於那個年代的過往,對我來說陌生又遙遠。我生於一個被別人叫作困惑的尷尬世代,我們在螢幕上所看到的資訊,與聽回來的敘述總是不能吻合;有些數字在搜尋引擎上被消失了,有些故事在上一代口中卻總是不斷重現。

「她捉住我的胳膊,我握住她握得可緊了……」有時候,祖父彷彿變回那個二十出頭的伙子:「逃開了那些人,去投靠跟我們一樣的知青,他們在河裡練習游泳,她可怕水了,可是也勇敢地在河裡撐著……」

我不由得想像那個窮兇極惡的世界。

看來祖母在世時,尚且是個在亂世中幸福的女子,我說。男友搖頭,說那個她,根本不是祖母,儘管他對兒孫疼惜,對妻子負責,然而祖母從來不是那個她。

我回過頭去,看著祖父又瞌上了眼。

探訪的次數漸多,我似乎跟祖父熟稔起來,他的話不算多,有時說的話不著邊際,說我帶來的桂花應該喚作木樨花;有時的要求也很古怪,要我把他陳封的日記翻出來唸,一遍又一遍。

現在幾乎都沒人在用紙本了,我常常忍不住垂頭嗅一下陳年的味道,也許是病房那株木樨的香氣,把紙也一同沾上了桂香。日記老舊紙頁上,當時少年的墨水筆跡出乎意料地秀麗優雅,實在難以將現在手還顫抖的老人聯想在一塊。

「我把橙黃的桂花別在她的髮上,也許是知青的執抝,她總是喜歡喚學名木樨。」

「她說,她無法接受真相和歷史被摧毀。」

「玻璃在我膝下割出一道道血痕,我開始明白,為甚麼她說不能忍受知識變成一種罪……」

我把隨筆從頭唸到尾,在青澀卻倔強的筆觸中,彷彿把年少的他與模糊的她,所有過去目睹了一遍,把另一個版本的歷史重遇了一次。

夢中的老人有時在含笑,有時在皺眉。

人人都以為是機器和鹽水拖住了垂垂老矣的生命。不對,他明明是太留戀了,知道只要一息尚存,才能把夢反覆地做著。

他明明是……捨不得少看一眼啊。

「也不是甚麼秘密,我們都知道的,他的初戀叫阿紅,當年曾經是個教師,兩人逃來香港,再後來的祖父從沒提過,不過大家都知道有一個最後沒能逃成吧。」男友看了我一眼,怔忡道:「你還好吧?」

後來他才告訴我,當時我聽得眼眶泛紅。

一個初秋的下午,老人的狀況急轉直下,全家人徹夜守在病房,生命儀的波動每暫緩一次,我們的心就緊繃一遍。

入夜之時,大家疲憊得睡了過去,我小心翼翼地掙脫男友環著我的臂彎,躡手躡腳上前為祖父蓋緊被子,才剛觸到被單,手竟忽然被牢牢握住。我心裡一震,訝異地抬頭,老人眉目依然緊閉,可是那隻已經老得雞皮鶴髮的手,卻頑固地捉住我的,彷彿,彷彿抓住的是比他漸漸溜走的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我忍不住注視老人近在咫尺的臉,盼能不能就這樣穿透他的夢境。

回頭一看,男友剛好在沙發上翩過了身,我回過神,匆匆把手退回來,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睡去,還是裝作沒看見。

就在那日半夜,桂香在我的夢境裡浮動起來。

可是下一刻,我發現自己身處冰冷澈骨的大海中,來不及細想,嘴裡已經不斷湧進腥咸,我胡亂掙扎,我明明不會水,卻竟能平衡住自己。

夜空和水裡黑得令人絕望,但我似乎隱隱知道,我們更怕海面上從巡邏船掃過來的光。

我們?

我回頭,身旁的人以同樣冷得哆嗦的手拼命拉住我。

「阿紅,撐著!」

我心下一個咯噔,忽然,我又不在海裡了,我在田野,一個少年握住我的手,鵝黃色的花瓣在風中紛飛。

我從自己口中聽見一把陌生的女子聲音:「萬一……我們沒能一起上岸,另一個人要代替那個人用力活下去,照樣結婚,生兒育女,只不過來生再見罷了。」

「胡說,我們會一起活下去,一起在那頭落地生根。」他信誓旦旦地說:「如果有來生,你我還是會碰見,還是會一起走到老。」

我垂下臉艱澀地擠了個笑容,把別在髮上的木樨花取下來,放到他的掌心。「如果有來生,見面之時,你我以此為記。」

他的掌心摸索到我的,還沒來得及回握,轉瞬之間,我又嗆了一口海水,水是腥紅的。

又回到可怕的場景裡去,暗紅的腥在海面上綻開,我彷彿目睹著自己腿上模糊血肉露出白森森的骨頭。

「被魚咬的偷渡客多了去。」鄉下的聽聞,原來不僅是傳說。

他也……摸到了。

逼真的痛感使我赫然睜眼。

我當下幾乎條件反射地撫上了小腿,還建在。眼前仍是和諧而冰冷的二零四零年,而不是悲慘而熱血的一九七零年。

清晨的白光從窗簾透入,我意會到自己置身睡房中,想必是男友把睡著的我送了回家,不願我目睹病房裡的陰霾。

我連衣服都忘了換,匆匆趕至醫院。

還是走了。

那艘載著生命的船還是駛走了,只給我留下一圈又一圈若有若無的漣漪。

白布已經蓋住老人的臉,他們說他走得很安詳。

眾人哭的哭,慰問的慰問,可是我已經不想理會,也不再在乎。我緩步走出病房,男友通紅的眼瞥我一下,沒有攔我。

「如果有來生,見面之時,你我以此為記。」

我在燈光蒼白的走廊裡獨自前行,手裡握住準備要替換的一株木樨花,回想起無數視線交匯的瞬間,回想起某個有意無意的觸碰,想起了兩個人,想起一個在大海中失溫的夢,還有一個永遠沒有解釋的謎題。

Rank: 9Rank: 9Rank: 9


24389
發表於 17-11-6 10:23 |顯示全部帖子
Really thank you for sharing so many opinions and articles.


Rank: 7Rank: 7Rank: 7


13836
發表於 17-11-6 13:20 |顯示全部帖子
2jkidsfather 發表於 17-11-6 10:23
Really thank you for sharing so many opinions and articles.

很欣赏醫生那篇和獨自旅行那篇,前切題,後有時代感
Creative writing 是elective 定是compo?

如果時光倒流,真想修一修

Rank: 12Rank: 12Rank: 12


52219
發表於 17-11-6 14:05 |顯示全部帖子
大學跟中學的文章進步十分明顯, 期待佢將來有更成熟的筆觸, 成為職業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14:24 |顯示全部帖子
HaYi 發表於 17-11-6 13:20
很欣赏醫生那篇和獨自旅行那篇,前切題,後有時代感
Creative writing 是elective 定是compo?
Elective

點評

HaYi    發表於 17-11-6 16:04

Rank: 3Rank: 3


213
發表於 17-11-6 16:31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你的囡囡初小時看什麼書?可否介紹吓?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17:02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 goodwillhunt 的帖子

她愛看甚麼就借甚麼

Rank: 6Rank: 6


6063
發表於 17-11-6 17:24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高人!請問女兒小學睇書時,有沒記下佳句,即做下筆記之類?
我兒都好睇得下,三個月左右已經睇咗五、六套金庸作品,但只係追劇情故事,未見對寫作、中文有幫助,仲嗡埋啲騎呢嘢,又話要學輕功、點穴,手、腳點樣挑斷架,都唔知點答佢。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6 18:49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viepa 於 17-11-6 20:33 編輯
tutik 發表於 17-11-6 17:24
高人!請問女兒小學睇書時,有沒記下佳句,即做下筆記之類?
我兒都好睇得下,三個月左右已經睇咗五、六套 ...

唔好叫高人,受唔起。

任何被指令記下佳句、做筆記等都降低閱讀興趣,都不要做。閱讀的最高境界是自己享受著故事曲折的情節的當兒,不知不覺地提高語文水準。能夠愉快才能高速進步。要是要在不情不願的情況下記佳句、做筆記的話,閱讀趣味就大減,吸收能力亦會大減,

反而,女兒在高中後,因為對寫作感興趣,所以自發地記佳句。因為是自發的,所以不會影響閱讀樂趣,對寫作才會有幫助。

另外,不要太心急,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你看我這個人稱「有天份」的女兒也要閱讀五年多才能寫出《商場眾生相》這樣沒有甚麼大不了的文章。你兒子只看幾個月書就要有明顯進步?沒有這麼便宜。

Rank: 6Rank: 6


6063
發表於 17-11-6 22:59 |顯示全部帖子
eviepa 發表於 17-11-6 18:49
唔好叫高人,受唔起。

任何被指令記下佳句、做筆記等都降低閱讀興趣,都不要做。閱讀的最高境界是自己享 ...

謝謝回覆
即是等佢自己發揮啦,三個月只係量化既一個例子,都沒關係,一樣冇得急。

Rank: 7Rank: 7Rank: 7


11109
發表於 17-11-7 00:07 |顯示全部帖子
little_yolky 發表於 17-11-6 14:05
大學跟中學的文章進步十分明顯, 期待佢將來有更成熟的筆觸, 成為職業作家。 ...
不知妳信不信,只要妳兩個掌上明珠在中學階段都喜歡寫作,她們都會有我女兒類似的中文寫作能力。不要太心急!

我相信妳是有信心兩個孩子在小六時能寫出《商場眾生相》這個水平的文章。

Rank: 12Rank: 12Rank: 12


52219
發表於 17-11-7 08:53 |顯示全部帖子
eviepa 發表於 17-11-7 00:07
不知妳信不信,只要妳兩個掌上明珠在中學階段都喜歡寫作,她們都會有我女兒類似的中文寫作能力。不要太心急 ...
大的我有信心, 細那個看見她就氣結!

你上面說的劃下佳句影響閱讀興趣一事, 實在讚成極了。不過, 現今中文老師就是要這樣教家長, 十分無奈。還跟家長說這是透過閱讀學習中文的方法, 家長當然深信不疑。大女小二時中文老師也向我提過, 我猶疑了一下, 還是沒理她, 這樣看書不如不看也罷。


雖然我是急驚風, 不過, 相比較EK內大部份JM, 看來耐性還是不俗的。我家阿大6-7個月大我就開始給她說故事, 她就自己看圖畫、看存摺、看海報, 看到K3就看BB版西遊記, 一步一步, 但成績開始時仍是一般, 作文也沒有很出色。真是要等到小四, 突然就變好了, 今年枝筆仲相當順。十年光景啊, 大家JM要有耐性。

點評

b3410    發表於 17-11-7 08:59

Rank: 8Rank: 8


19031
發表於 17-11-7 08:58 |顯示全部帖子
eviepa 發表於 17-11-6 18:49
唔好叫高人,受唔起。

任何被指令記下佳句、做筆記等都降低閱讀興趣,都不要做。閱讀的最高境界是自己享 ...


true.

最憎閱讀時還有其他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