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教育講場 李錦權﹕本地少數民族學生學不好中文
發新帖
查看: 263|回覆: 0
go

李錦權﹕本地少數民族學生學不好中文

Rank: 12Rank: 12Rank: 12


74152
發表於 15-2-2 10:49 |顯示全部帖子
【明報專訊】近日多了人說少數民族學生學中文的問題,可惜十之八九都找錯了原因,自然不能對症下藥,只會愈說愈錯,令到學生學得差。

我在20年前開始教外籍人士廣東話,所以明白他們的問題,近年也在普通的中學的課後班教少數民族學生廣東話和白話文。 我認為這1萬多個在學青年的問題在課本。

有人說他們缺乏語言環境及學習支援,學習中文時比我們華人難得多。這兩個理由好像很對,但是都是錯的。有很多教師說中文本身難學,這也是胡說。我先說明這些錯誤,再說真實的情。

一些教師誤把這兩種語文混為一體,把一種叫做說的,把另一種叫做寫的,完全不知道在語言學裏面中華民族有7到10種不同的主要語言和數十種少數民族語言。有些人教書時教一種,但是希望學生學好兩種,一箭雙鵰。 這種做法出於好意,但是教師不能這樣教,將軍澳有一間中學正是這樣教,香港電台有電視節目介紹過。

語言環境是個小問題,不是個大問題。以前和現在都有很多香港學生學英文,英文多在課室裏面,出了門便沒有了。當年有多少個家長懂得教子女英文呢?極少,很多連自己的名字也不太會寫,但是他們還是有子女能夠學英文學到夠用的。今天很多家長懂英文了,我們不見得學生的英文水準突飛猛進。 現在少數民族學生好像沒有半成人可以學好廣東話和白話文,這才是大家要去小心看的地方。我認為語言環境及家庭支持重要,但不是少數民族學生的根本困難所在。說中文字難學的人只是找託詞,蠢人會用這個藉口。問題是教什麼和怎樣教,是老師的想法和材料的問題,而這兩個問題也不難解決。我見過兩間中學自己編製的白話文課本,這兩大套書都錯得太厲害,完全不及格,自然不應該用,但是還是天天在用,你說怎麼辦?

真正問題在課本

我有個在大學教書的老同學很客氣的質問我,說這些學生日日夜夜都見到中文字,怎能不懂?這也是很多人誤解的地方。我不答他,他吃了多年壽司,我反問他可不可以說十種八種壽司的名稱,他說可以。我叫他用日語說十種,他不能說,也明白我的意思了。事實是人見得多不一定能夠學會一種外語的,要真正學過才會。如果人看得多便懂得,香港學生看了多年電視的英文節目和讀了很多學校訂閱的英文報章後可以說很好的英文了。事實不是這樣的,人自學是有局限的。

真正的問題在課本。有人說本地幼稚園學生懂得二三百個字,一些厲害的更加懂得四五百個字,我也相信。現在少數民族學生用的中文課本的起點太高,他們不能學。老師很多時用教自己母語的方法去教他們,那些跟得上的沒有問題,那些跟不上的便算他們不幸,其實老師應該用「對外漢語教學法」去教跟不上的,可惜他們有大半人連聽也未聽過。

有老師把華人學生的課文拆細去教小學和中學的少數民族學生,每堂只教一點點,教完一課又教下一課。這樣做極壞而且錯!請看陳諾的文章〈又來一個字母降? 「被融合」教育的NCS 學生〉(《明報》2014年1月5日)。 少數民族學生跟不上是因為這種課本假定少數民族學生已經有幼稚園學生的能力(最少懂得200個字),前線老師知道他們不能有這麼高的能力的,拿這種文法深奧的課本怎麼辦?學生好像學了很多個字,但是文法太深,學了字詞之後連一句也不明白,就像很多香港學生學英文時的情。

應用「對外漢語教學法」寫課本

白話文課本應該用「對外漢語教學法」去寫,它的特色是:

(i)有一些生字,但是不能太多;(ii)有拼音符號配對每個字,方便學生朗讀,他們讀得出來便容易記憶和進步;要有翻譯,方便學生明白內容,所以它要用三語去寫;(iii)要教文法,而且要教簡單的;(iv)要教筆順和查字典;(vi)要有一些朗讀和寫字練習。

課本不好,教書的不能教得好。有了好的書,就是老師不會教,只懂照本宣科,課本也會帶領他們去教,學生也會學得到多多少少,在家裏也可以自學;現在沒有好的書,連及格的書也沒有,遑論好書,什麼人也沒有辦法。

在香港,老師絕對應該先教少數民族學生廣東話,到他們說得流利之後(大概要花兩年)才應該開始教他們白話文,不能希望一箭雙鵰,否則害人不淺。香港政府沒有要求學校教少數民族學生廣東話,政府最好再研究這個情。現在能夠教廣東話的人全港只有30個左右(多在大學當語言導師或教授),你說怎麼辦?

「對外漢語教學法」早已有之,內地有很多書說它,香港沒有,所以香港的大學教授不能幫忙。老師的看法是重點,而能力不是問題。懂得教他們白話文的人全港暫時只有一又二分一個,你說怎麼辦?


作者是中學教師,教外籍人士廣東話20年,也教他們和少數民族學生廣東話和白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