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教育講場 社工巴士模型助隱青走出家門 隱蔽4年 中學只上課1天 ...
發新帖
查看: 889|回覆: 2
go

社工巴士模型助隱青走出家門 隱蔽4年 中學只上課1天

Rank: 12Rank: 12Rank: 12


73579
發表於 14-4-28 13:58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elbar 於 14-4-28 13:59 編輯

曾當了最少4年「隱青」的阿鵬(左)希望大家先理解「隱蔽」的原因,而非一味質問,他向輔導過他的多名社工道謝,「他們不似社工,似朋友,有他們幫忙,會容易點(走出家門),否則我還在家裏」。右為其中一名社工阿蘇。



【明報專訊】上星期有「匿房打機」11年的「隱蔽青年」燒炭,幸被父親發現救回;今年22歲的阿鵬中學時只上過一天課,人生有差不多四分之一時間在「隱蔽」中度過,每天重複睡醒便打機、累了便睡覺的日子,試過裝陷阱「招呼」上門的社工,試過被媽媽拖去見臨牀心理學家,卻奪去母親的錢包逃回家,最終在社工4年不斷鼓勵下,踏出家門上學去。

回望過去,阿鵬笑得有點腼腆,但眼神堅定,他寄語同路人「畀啲信心自己行出第一步,唔好理咁多,試咗先」。

阿鵬自幼與媽媽相依為命,母親每天凌晨3、4點才下班,阿鵬要等她回家才入睡,翌日沒精神上課,「小學要上全日制,開始頂唔順。到小三,全年加埋返得一至兩個月學」。經教育當局安排,他轉到照顧特殊學生的群育學校重讀小三,「開始時還可以,到小四又不想上學」。

上學如打仗 每天「三點不露」

阿鵬不願上學,母親唯有每天把他拖到校門,「到門口老師會捉我入學校。」阿鵬說﹕「佢(母親)會鬧我買晒校服同書又唔返學,嘥錢。」小四至小六,每天上學如「打仗」,其間阿鵬見過的社工不計其數,有次母親帶他到醫院見臨牀心理學家,見面說不到幾句,他便搶去母親錢包乘車返家,「每次佢哋問來問去都係嗰句,話我點解唔返學,我覺得我講佢哋都唔會明,不如走」。

後來阿鵬知道,那天母親因身上沒錢,由佐敦的醫院走路回土瓜灣的家。他黯然道﹕「我知道她會傷心,但比起對住陌生人上堂,我更加唔想。」好不容易升上中學,阿鵬只上了一天課,便沒再回學校。自此過着「三點不露」的日子﹕下午4點起牀,打機、看電視,到清晨6點累了便睡,醒來重複同樣日程,每星期會到樓下買食物跟網絡遊戲的點數卡。

「隱蔽」多年,阿鵬接觸過無數社工,曾在家門灑氣槍用的「BB彈」「招呼」上門社工,或躲在房裏不出來,直至15歲有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的社工上門。他笑言,觀察了數個月才願意敞開心扉,「佢哋完全唔似社工,唔會好似其他社工只係問你點解唔返學」。該社工得悉他喜歡巴士,投其所好,邀請他到服務中心幫忙砌巴士模型,「後來梗係知佢係我(出去),哈哈!」

與社工遊巴士河敞開心扉

社工上門接送他一起乘車到中心,「有人陪住,不會接觸陌生人,不會怕」。後來社工再請他遊「巴士河」,逐步建立關係,轉捩點發生在3年後的某一天,社工問19歲的阿鵬﹕「有無興趣返番學?」阿鵬說﹕「當時只是點頭,『哦!』」然後完成3個月的短期課程,其間沒有遲到或缺席,「我本來諗住返兩星期就唔返,但估唔到自己會做到!」阿鵬現在已是中專教育文憑的三年級學生。

寄語同路人﹕畀信心自己

回望以前的自己,他寄語同路人﹕「畀啲信心自己行出第一步,唔好理咁多,試咗先。」對於家有隱青的父母,阿鵬以過來人身分說出心聲﹕「唔好成日問點解唔返學唔返工,每個人一定有啲原因令佢唔想面對呢啲嘢,了解清楚原因先幫到佢。」

Rank: 12Rank: 12Rank: 12


73579
發表於 14-4-28 14:02 |顯示全部帖子
社工籲家長少質問 多聆聽

【明報專訊】前隱青「阿鵬」因一個巴士模型而願意踏出家門,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織網再牽情」計劃主任袁梓齡提醒家長,應投子女所好發掘他們的興趣,「例如子女愛畫畫,家長可以跟他們一起畫,由其他話題入手,旁敲側擊了解他們不願上學的原因」。

袁梓齡建議家長學習欣賞子女專長,多讚賞,助他們重建自信,同時應維持和諧親子關係,切忌只責問子女「為何不上學」,千萬不要逼迫其上學或拔掉電腦電線,「這樣會將他們唯一與世界的『連繫』拔走,而且不尊重的行為會破壞雙方關係」。

逾八成隱青屬男性

織網再牽情計劃過去兩年輔導了110名15至30歲的隱蔽青年,其中以20歲以上較多,袁估計是因為近年有關隱青的資訊較多,家長意識到一直隱蔽在家的子女有求助需要,其中逾八成是男性,「可能男性要較『硬淨』,不鼓勵表達情感」。她又說隱蔽亦分不同程度,其中七成個案是足不出戶,但會與家人溝通,鎖在房中拒絕與家人講話者僅佔約一成,餘下兩成是極偶爾會外出的個案。

Rank: 5Rank: 5


1252
發表於 14-4-28 15:03 |顯示全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