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教育講場 奇文共賞:母愛的力量
查看: 1826|回覆: 24
go

奇文共賞:母愛的力量

Rank: 4


576
發表於 12-8-25 11:54 |顯示全部帖子
薄谷開來是一位母親,當她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作為出色律師的她,選擇以最背離法律的方式,保護兒子的生命。

看到她在庭上平靜的接受判決,平靜地以死亡之心面對一切,特別是感受到波瀾不驚的平靜背後,是一種靜水流深,是對家、對丈夫對兒子無畏的大愛深情。

不禁令人動容,一位母親,除了無爭地付出自己,除了用生命去捍衛生命,除了彌漫天地的親情,她還有甚麼,她還能做甚麼……

母愛的力量,無私、無畏,超越一切!

這就是人類的本性或者天性;在今天,當社會倫理和人性被急速奔馳的利益洪流沖擊得光怪陸離的時候,顯得彌足珍貴和感人至深。


新晚報「晚論」 -  2012.08.21

Rank: 6Rank: 6


5436
發表於 12-8-25 11:59 |顯示全部帖子
longandhong 發表於 12-8-25 11:54
薄谷開來是一位母親,當她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作為出色律師的她,選擇以最背離法律的方式,保護兒子的生命。 ...
Ha, 咁都得,
快樂的家庭,孕育快樂的孩子;快樂的童年,成就幸福的人生。

Rank: 5Rank: 5


3615
發表於 12-8-25 12:12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longandhong 的帖子

嘩,咩野世界!佢咁偉大,都應該係黨的典範吧!佩服,佩服。
大家以後小心d,千萬唔好俾呢d人誤會你威脅到佢,唔係死左都唔知咩事。



Rank: 6Rank: 6


8801
發表於 12-8-25 12:15 |顯示全部帖子

引用:Quote:longandhong+發表於+12-8-25+11:54+

本帖最後由 JustAParent 於 12-8-25 14:16 編輯
原帖由 Snakemama 於 12-08-25 發表
Ha, 咁都得,

再把文章看幾次,我某程度上同意社論所言。

" ... 薄谷開來是一位母親,當她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作為出色律師的她,選擇以最背離法律的方式保護兒子的生命。..."

人也殺人, 誰還在威脅兒子的生命? 誰明白她的父母心? 當日殺人,未必是為保孩子安全。但今日在庭上,她肯定是!


Rank: 5Rank: 5


3722
發表於 12-8-25 12:24 |顯示全部帖子
嘩!真係好感動,中國的法律真係冤枉好人,咁善良的媽媽都被枉判死緩。

睇完真係有衝動去聲援薄谷開來,支持偉大的母親!

Rank: 5Rank: 5


3192
發表於 12-8-25 12:31 |顯示全部帖子
古有孟母三遷,今有薄母殺人。

Rank: 6Rank: 6


5436
發表於 12-8-25 20:17 |顯示全部帖子
JustAParent 發表於 12-8-25 12:15
再把文章看幾次,我某程度上同意社論所言。

" ... 薄谷開來是一位母親,當她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作為出色 ...
我作為母親,明白當兒女的生命受到威脅時,可以為兒女犧牲自己性命的想法;亦明白會盡全力保護兒女的做法。
唯一不明白的是:當法庭作了裁決之後,薄太太被判刑後,居然有報紙寫了一篇如此"不同凡響"的社論,真令人眼界大開,只能說聲:唉••••••
快樂的家庭,孕育快樂的孩子;快樂的童年,成就幸福的人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76936
發表於 12-8-25 20:53 |顯示全部帖子
另類洗腦?

Rank: 6Rank: 6


8801
發表於 12-8-25 21:11 |顯示全部帖子
Snakemama 發表於 12-8-25 20:17
我作為母親,明白當兒女的生命受到威脅時,可以為兒女犧牲自己性命的想法;亦明白會盡全力保護兒女的做法。 ...

如果文章不是登在新晚報,又如果我把一些字如下般插進去。你的讀後感會否不同?

"薄谷開來是一位母親,當她明白可能被判死刑,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時,作為出色律師的她,竟然選擇以最背離法律的方式放棄自辯,以保護兒子的生命。

一個為求私利,不擇手段甚至不惜殺人的人,到最後,母愛的力量,無私、無畏,還是超越了一切,她選擇了妥協!有些犯罪只會在某國度發生,而更不可思議的結局亦只會在某種司法制度下出現。"

Rank: 5Rank: 5


4514
發表於 12-8-25 21:29 |顯示全部帖子
回復 longandhong 的帖子

在香港, 剩係一句 "作為出色律師的她", 己經可以令她被判處極刑, 因為知法犯法, 罪加一等.

Rank: 7Rank: 7Rank: 7


12645
發表於 12-8-25 23:03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awah112 於 12-8-25 23:08 編輯




Rank: 6Rank: 6


5436
發表於 12-8-25 23:23 |顯示全部帖子
JustAParent 發表於 12-8-25 21:11
如果文章不是登在新晚報,又如果我把一些字如下般插進去。你的讀後感會否不同?

"薄谷開來是一位母親, ...
是否「新晚報」的社論,不是我「唉」和投降的原因。而是此文之內容,令人不安。如果同樣內容之社論出現於「信報」或「明報」,我一樣會作出相同的反應。但此種社論,會出現於上述兩份報章嗎?

我成長階段,雖值香港報業的黃金期,並沒有機會拜讀「新晚報」,只從她重新發行為免費報章的新聞中,得知她的一些歷史資料。如果人的分析能力,容易被自己的認知所影響,而沒有獨立而具批判性的思維的話,那麼,多看、多聽、多想,也許有幫助。
快樂的家庭,孕育快樂的孩子;快樂的童年,成就幸福的人生。

Rank: 5Rank: 5


2224
發表於 12-8-26 02:31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20120808 於 12-8-26 02:32 編輯

「盜亦有道」

人生存在社會,總會有一些道德規範,也總會被這些道德規範判與一些價值,當她連最低限度的道德規範 (即是法律) 也衝破的時候,她所擁有的本能上的母親的偉大那種高貴價值,似乎也敵不過社會的倫理尺度。。。

此所謂「盜亦有道」,這「道」使她成為偉大的母親,這點是不能被否認的;但大多數人會從社會的倫理尺度去衝量這個人的價值,因為她始終破壞了社會秩序。。

她是個「盜」。。。
長遠及個別家庭文化及康樂策略督導關注組委員會召集人
Long-term and Individual Families Culture and Leisure Strategy Steering Concern Group Committee Convener

Rank: 5Rank: 5


3722
發表於 12-8-26 10:01 |顯示全部帖子
20120808 發表於 12-8-26 02:31
此所謂「盜亦有道」,這「道」使她成為偉大的母親,這點是不能被否認的;


這個判斷的前提是,她在庭上所說的全都是真話,而且是事實的全部。

Rank: 5Rank: 5


4102
發表於 12-8-26 10:37 |顯示全部帖子
不解


726
發表於 12-8-26 23:29 |顯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Rank: 5Rank: 5


1401
發表於 12-8-27 11:28 |顯示全部帖子
報紙以另類社論,吸引眾人眼球眾,做無形廣告,打開銷路。

點評

bobbycheung  咁樣唔止係吸引眼球, 簡直係睇到眼都突埋!!  發表於 12-8-27 12:42

Rank: 8Rank: 8


18277
發表於 12-8-27 12:45 |顯示全部帖子
大家千万过于天真, 新晚報「晚論」是阿公的典型'喉舌报纸' 作者不是傻的, 内容是有讯息的,我国的强项是权力争斗, 黑可以变白,白又变黑, 可以方便有執行權的工作顺利. 或痛击敌对势力.

以后看报, 先想想写手的目的, 用逻辑思维看近乎白痴的言论, 这样才容易了解国情的.

Rank: 5Rank: 5


3615
發表於 12-8-27 23:30 |顯示全部帖子
同一事件,不同立場的報章有不同的報導和評論,信那一分報紙都好,讀者各取所需。
請看以下另一角度文章:

國家公器變成殺人機器
司法、執法系統為國家公器,而在中共一朝卻是黨器,這當無疑問。但谷開來案實質是國家公器淪為家天下的私器,這才是此案要害。薄谷氏的A計劃並非親自出手下毒,而是夥同王立軍殺人,由她把英人召來重慶,王立軍以藏毒拒捕之名當場將海伍德擊斃。王局本已答應,卻臨陣變卦。不管王出於何種考慮而變卦,A計劃都令人毛骨悚然。國家公器變成私家殺器,何其恐怖!薄谷氏B計劃所調動的資源,同樣來自國家公器,連氰化物「三步倒」毒藥,她動動嘴皮子就有官員送到。殺人之後吩咐王局將之抹過去,正受中紀委調查的王立軍卻悄悄錄了音,回頭找薄熙來要價不遂,他手下的人開始被抓、被隔離、被自殺,始有王立軍「闖館」一幕。
然而王立軍不幹自有人幹,重慶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指示手下隱匿、偽造、毀滅證據,並誘導死者家屬不要求解剖屍體。這三名辦案警官分別是重慶公安局刑警總隊總隊長李陽、公安局技術偵查總隊總隊長兼渝北分局局長王鵬飛、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王智。他們都奉命照辦,只是多存了個心眼,沒按命令徹底銷毀罪證。其中王鵬飛私留了海伍德的心血樣本,他也是唯一不肯在死因鑑定書(稱海伍德吸毒過量致死)上簽字的警官。
不過公器變私器的戲碼未演完,直至王立軍已被朝廷錦衣衞大檔頭從美領館提走,薄熙來的心腹私黨、從遼寧帶過來的重慶市委辦公廳主任吳文康,加上王立軍出事後緊急調來的重慶公安局黨委書記,還要求王鵬飛在鑑定書上簽字,威脅他要掂量自己的利益與前途,更要考慮政治影響,否則不利黨和國家形象,不利社會穩定,二人代表組織要他和叛國的王立軍劃清界線。殊不知王鵬飛不從,於是被關押起來足足三十多天,直到谷開來被捕,他才恢復了一陣自由,旋即又被抓。這次他作為從犯被判五年,卻是四個涉案警官中唯一不認罪的人。
羅列上述案情脈絡,已顯現國家公器變成私家殺人機器之駭人程度,而實情遠不止於此,此案庭審全程都小心翼翼避提薄熙來的名字,薄捲入的細節必須遮蔽掩埋。王立軍案馬上開審,這是個難纏角色,谷開來一口咬死指他「陰險」,這二字倒沒說錯。但王再陰險也沒有爆料餘地,律師都由黨指派,能說甚麼不得說甚麼早有腹稿,薄熙來的命運已由黨來安排,不容旁人置喙。
《紐約時報》評論,薄熙來挑戰既定的權力交接秩序,卻因自身肌肉的潰爛腐敗而輸掉決鬥。但究深一層,整個體制都是如此腐爛,它同樣無力去徹底收拾薄熙來。倒是這種腐爛模式仍在擴展,眼看就要蔓延到香港,真令人不寒而慄!
孔捷生

Rank: 2


69
發表於 12-8-28 10:53 |顯示全部帖子
咁都得?
殺人 =偉大的母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