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升中派位 自願計劃難如願(社論)
發新帖
查看: 1221|回覆: 1
go

自願計劃難如願(社論)

Rank: 12Rank: 12Rank: 12


74113
發表於 10-7-16 19:21 |顯示全部帖子
本港教育界有少許不尋常現象,就是「自願計劃」一個又一個!先有鬧得滿城風雨的「校園自願檢毒計劃」,數月前復有「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雖然兩者性質絕不相同,但同樣標榜自願,而且同樣效果差強人意。以全港約四百間官津中學而言,僅有二十三間在截止前報名參與,莫非反映特區教育局呼籲人家自願,但大家總是不情不願?難怪孫公又要「發功」矣。

「自殺」還是「被殺」

昨日,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與傳媒茶敘,談及中學縮班之事,表示針對中學收生人數下降,當局已推出連串應對措施,包括自願縮班及鼓勵辦學團體合併,但學校反應普遍不太積極。他特別指出:希望校方居安思危,對收生不足要有警覺性,更希望踴躍自願參加。當孫明揚被問及會否強制縮班時,他只說要發生的事,遲早都會發生。及後又稱,「救得幾多視乎有幾多參加(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

孫明揚的話,不難嗅出一點殺氣吧?其實,此刻孫公心情也不難理解。大家明知近年本地出生率低得可憐,很多學校收生不足,政府被迫關閉部份過於冷清的學校,致令特區有「殺校」、「超額教師」等新名詞的出現,六年前開始殺小學,六年後,積聚的壓力終於蔓延到中學,有很多收生不足的中學或面臨被殺。

然而,只為「殺校」總非小事,政府若非真的無路可行,也不會「自願殺校」者也。加上年來教席僧多粥少,很多教師難堪巨大壓力,尋短見者也時有所聞,是以對掌管教育的問責局長也構成一定壓力。自孫明揚出任教育局局長,我們確實看到他是想方設法去解決問題,例如「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就是向面臨殺校危機的中學,施以變相「緩刑」,給予五年時間、二十五萬元津貼,盼以時間及金錢來改變之,讓其好自為之。

既然如此,全港官津中學校長均為知書識禮,飽受教育之輩,又緣何對此「自願計劃」普遍顯得不情不願,有勞孫公不斷為此發功警示?相信他們絕非不明白孫公心意,也非不領其情,實情是他們之中有些根本不愁收生,沒有參加這項計劃的必要,何苦讓人家的學生來拉低自家教學質素?況且,有實力有家長捧場的學校,大可以轉作直資,一筆過取得資助款項後,然後自己「當家作主」,再不用被「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折騰。

另外的學校也許有自己的苦衷,因為,縮班就意味着將有教師超額,合併就意味着將要重整架構,此兩者加起來,就是:不想被人殺校,就先「自願殺人」 (自行減去超額教師)。

以去年大埔區佛教大光慈航智林紀念中學和大光中學為例,兩校因收生不足,合併成為佛教大光慈航中學,過程中當然少不了縮班以及減省人手。據其校長指出,合併時曾經歷很多困難,兩所學校的老師由八十人減至三十多人,新措施雖有額外津貼,但不足以解決學校的問題。人們不難從中看到「自願先鋒」的遭遇,就是讓同校教師「困獸鬥」,不斷進行「淘汰賽」,有如外國電視節目「生還者」競賽。再者,減省教師已歷多年,如今已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不排除有人認為一動不如一靜,倒不如看孫公還有甚麼戲碼在後頭。

難挽既倒狂瀾

無可否認,在這個殘酷過程中,有不少資質優秀教師也受此大浪淘盡,而留下來的教師則工作壓力倍增,時刻戰戰兢兢,不知何日輪到自己?試問為人師表者如此,又怎能期望提供更好的教學質素?本港教育就此緊隨社會貧富懸殊的模式,同樣「兩極化」,又怎不叫人慨嘆!

說到底,孫明揚自走馬上任後,已盡心力以圖改善當前教育流弊,但也許沉疴不起,惡疾難癒,連這個治標不治本的「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也這樣荊棘滿途,今後的路豈不更難行!

Rank: 12Rank: 12Rank: 12


74113
發表於 10-7-16 19:27 |顯示全部帖子

減班建議反應不佳 孫明揚促中學要居安思危

本港適齡學童人數越來越少,政府於年初及上月底,分別推出「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鼓勵中學於2010/11學年開始減少一班中一,以及鼓勵同一辦學團體考慮合併轄下學校,意圖挽救收生不足面臨殺校危機的學校;不過,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表示,參加計劃的學校仍然不多,孫明揚鼓勵學校要居安思危,「救得幾多間,視乎有幾多間參與」。

計劃兼顧老師就業問題

孫明揚昨日與傳媒茶敘,談及中學收生不足,面臨縮班殺校的問題,他指局方年初推出5班減1班「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希望可以應付中學適齡學童失衡潮;他表示,政府已經為如何應付失衡潮討論多時,至上月底,再向各學校發出通告,建議辦學團體合併轄下學校,在合併6年內,可繼續保留合併前一學年的教師人手。

孫明揚表示,有關方案希望可以挽救學校,而且已經兼顧老師的就業問題,不過至目前為止,學校對有關建議仍然不太積極,孫明揚慨嘆「針唔拮到肉唔知痛」,辦學團體或學校均對合併或班級優化計劃顯得不積極,學校仍抱有「未必影響到我」的心態,他強調目前「不能不居安思危」,目前中學出現收生不足的情況,亦正好印證6年前小學收生不足的問題。

學校收生不足,多少與出生率有關,同時亦影響政府制訂教育政策。孫明揚稱,目前新生嬰兒,只有四萬多名由港人所生,另外三萬多名均由內地婦所生,生育後往往會返回內地居住;他形容:「唔知佢哋幾時返嚟,小學年齡返嚟可以讀小學、中學年齡返嚟可以讀中學、大學時就可以讀大學。」

要預計這批學生何時回港相當困難。孫明揚說,目前只能預計到當中某幾個百分比,「幾時返嚟,都只能基於過往幾年的實際情況去推斷,所以目前政府對學位數目估計十分困難」。至於能否挽救收生不足的學校?孫明揚答覆:「救得幾多間,視乎有幾多間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