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用戶名稱:
密      碼:
搜索
教育王國 討論區 備戰大學 港大校格淪亡: 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 ...
查看: 7689|回覆: 57
go

港大校格淪亡: 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

Rank: 8Rank: 8


15338
發表於 11-8-20 14:47 |顯示全部帖子
2011-08-18 港大百周年校慶後,  港大校長徐立之很清楚自己說甚麼:「家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香港大學係喺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 一定要喺中國有好重要的角色」。 大家可以留意Now TV的新聞片段,  雖然他其後強辯自己一時口快:「我話港大唔再係香港大學,其實當時好混亂,我講得口快,我係想話港大唔只係香港嘅大學。」 他是否愧為一個學者, 用小朋友使賴的技倆去侮辱大家的智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sQsZMCp0CE



蘋果日報
向學生解畫 稱不清楚李克強到港大安排
獻媚權貴 徐立之卸得就卸

2011年08月20日
【本報訊】國家副總理李克強擾民之旅波及香港大學,校方被指對中共獻媚,惹起公憤,校長徐立之昨向學生解畫圖挽回聲譽,稱自己不是百年校慶活動的籌備人,又迴避誰人邀請李克強訪校的問題。對於「港大不再係香港嘅大學」之言,他稱只是口快講錯。學生不滿徐立之卸膊,有人表明會參與罷課或其他校內示威抗議活動。
記者:袁慧妍、姚國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98Wrxs1Uzw

港大民主牆昨貼了數張諷刺李克強到訪的大字報,形容前日警員駐校是「八一八戒嚴」。校長徐立之昨日上午發表聲明,對「不愉快事件」深表遺憾,又說會檢討,相信警方也會檢視行動手法。

忘記與李少光通話內容
發表聲明不能平息眾怒,徐立之昨日下午 3時與學生及校友會面解釋前日事件,百多名學生、校友到場質問徐立之有關李克強到訪港大的安排及程序,又炮轟港大沒有捍衞大學自由。徐立之初時頻頻迴避提問,直至有人大罵「你唔好講廢話」,他才改變態度。徐立之說,領導人來臨並無政治獻媚,「領導要嚟,係咪拒絕呢?」他又說領導人訪校是對學校的肯定,隨即遭反駁︰「大學嘅價值係咪要由領導人去肯定?」
學生多番追問為何邀請李克強,徐立之一味推說自己不是校慶活動籌備人、不清楚安排:「副總理嚟到香港,佢知道有香港大學;副總理嚟係佢嘅安排,佢知道我哋百年慶典。」此言一出,在場人士無不譁然,難道李克強不請自來?有人更謔稱:「李克強自由行呀?」港大公關晚上為徐立之「補鑊」,澄清李克強是應港大邀請訪校。
有港大學生被警方禁錮,令人質疑港大默許警方濫權,徐立之說曾與警方溝通,表示學校有學術及言論自由,但亦明白領導人來港,警方要保護領導人,不過他沒有正面回應會否就警方濫權採取法律行動。在場學生不滿他的答覆,有人高呼:「我的校舍,風能進,雨能進,公安不能進!」
有指徐立之曾向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表示「理解」警方做法,但徐立之昨只承認曾與李少光通電話,「唔記得有講過呢句說話」。身在北京的李少光反而透露曾以校友身份與徐立之通電話。

被批評無誠意面對學生
徐立之前日發言時稱「港大唔再係香港嘅大學」,令不少人感到港大「大陸化」,他昨修正言論,說準確意思是「港大唔只係香港嘅大學」,解釋前天只是「講得口快」。
面對憤怒學生,徐立之揚言「如果我做得唔啱,我願意落台」,至於是否「做得唔啱」,他推說「要睇吓大家點睇」,由校務委員會決定。出席昨日會面的理學院二年級戴同學認為徐立之無誠意面對學生,「成個對話佢都回應唔到,睇唔到佢有咩實質嘢做到,對佢好失望」。他直言,徐立之若未能妥當處理事件,「佢就唔可以代表香港大學」,他會參與聯署抗議甚至其他校內示威活動,如罷課。
徐立之把「戒嚴」事件卸膊給警方,有政府人士坦言很驚訝,因為警方早與校方溝通,校方對警方的步署完全知情,但面對學生及傳媒卻忽然置身事外,甚至為自保而近乎抹黑政府,令人相當憤怒。

徐立之卸膊金句
「副總理嚟到香港,佢知道有香港大學;副總理嚟係佢嘅安排,佢知道我哋百年校慶。」
「呢個(百周年校慶)安排唔係我安排,我唔係籌備嘅人。」
「我話港大唔再係香港大學,其實當時好混亂,我講得口快,我係想話港大唔只係香港嘅大學。」
「李局長(李少光)係有 call過我……但係當時我喺街,好嘈,我唔記得有講過(唔緊要/可以理解警方部署)呢句說話。」

[ 本帖最後由 redkoni 於 11-8-20 14:51 編輯 ]

Rank: 3Rank: 3


334
發表於 11-8-20 17:39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 1# redkoni 的文章

唉!當年徐立之以賤價賣了港大醫學院個名給超人。

Rank: 3Rank: 3


264
發表於 11-8-20 20:05 |顯示全部帖子
如果香港大學只甘於做香港的大學,就真稍嫌沒出息。

此外,大學的價值當然不是由領導人來肯定,但沒有價值的大學只怕請領導人來他也不來。

Rank: 8Rank: 8


15338
發表於 11-8-20 21:33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Hihiha 於 11-8-20 20:05 發表
如果香港大學只甘於做香港的大學,就真稍嫌沒出息。

此外,大學的價值當然不是由領導人來肯定,但沒有價值的大學只怕請領導人來他也不來。

請問你 一間屬於香港的大學和一間香港的大學有甚麼分別?  咁你認為只甘於做香港的中國人, 是否一樣沒出息?

此外, 請問你認為香港大學有甚麽所謂「價值」, 能夠吸引領導人來做上賓, 學術自由? 言論自由? 作育英才? 領導人李副總理上上坐在港大校監的專椅上, 與一衆權貴慶祝港大百周年紀念, 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我們必須要「飯應」嗎?

請你看一看溫總於SARS後訪問港大的一番話, 了解一下香港大學和香港的中國人的核心價值, 不要只盲目擦領導人的鞋, 貶低自身的核心價值, 個個學你咁, 到果陣領導人真係「連眼尾都唔會再騷香港」啦!

新華網 (2003-07-01 08:42:05) 來源:新華網
溫家寶總理看望香港大學師生 發表演講情深意長

  新華網香港6月30日電(記者 錢彤 羅政)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30日視察了香港大學醫學院基因研究中心,看望港大師生並與他們進行了交談。
  在余振強醫學圖書館,溫家寶表示十分高興在香港回歸祖國六周年的時候,有機會來到香港大學,看望港大的老師和同學。
  他說,香港大學是一所歷史悠久、享有盛名的大學。從1911年正式成立到現在,已經92年了。如果從1887年西醫書院創立算起,就有116年了。一個多世紀來,香港大學培養了大批對社會作出重要貢獻的優秀人才。特別應當提到的是,中國民族民主革命的偉大先行者孫中山先生,就是你們學校的第一屆畢業生。這是港大的無上光榮。
  溫家寶說,80年前,孫中山先生在香港大學所作的一次演講中說:“香港及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也。”他還說,他的革命思想和新思想的發源地就在香港。為了推翻腐朽的封建專制統治,把當時黑暗的中國改造成光明的中國,孫中山先生奮鬥了一生。今天,歷經苦難的中國人不僅已經站立起來,而且在現代化建設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祖國對香港已經恢復行使主權,香港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面對莘莘學子,溫家寶語重心長地說:“今天的香港是怎樣一個地方呢?我想講三句話: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是面向世界的香港。”
  他說,香港是中國的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200多年前,中央政府就對這塊土地實行了有效的行政管轄。英國殖民統治時期,香港居民的98%是中國人。香港的割讓,是晚清統治腐敗無能的寫照;香港的回歸,是祖國繁榮強盛的體現。香港回歸6年來,“一國兩制”已經從構想成為現實,並且在香港社會中扎下根來。香港對祖國內地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祖國內地的發展又為香港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提供了堅強的後盾。香港的命運同祖國的命運緊密相連。
  溫家寶說,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的中國人完全有能力治理好香港。香港從昔日幾千人的小小漁村變成今天幾百萬人口的現代化大城市,將一片荒山,化為金銀樓閣,靠的是什麼力量?歸根到底是靠香港的中國人。鄧小平先生深情地說過:“香港人是能治理好香港的,要有這個自信心。香港過去的繁榮,主要是以中國人為主體的香港人幹出來的。”今天的香港,保持了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廣大居民繼續以自己習慣的方式生活。事實證明,香港人是完全能治理好香港的。
  他說,香港是面向世界的香港,香港的未來充滿希望。香港是世界上最開放的自由港,是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回歸祖國後,香港的地位和作用沒有任何改變。香港只要充分運用這些有利條件,背靠祖國內地,面向國際市場,抓住一切機遇,努力發展自己,就一定能夠再創新的輝煌。
  在場師生對溫總理情深意長的一番話報以熱烈掌聲。(完)

Rank: 5Rank: 5


1233
發表於 11-8-21 01:08 |顯示全部帖子
身為學者應該有高尚情操,為何現今變左做隻哈巴狗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1 01:16 |顯示全部帖子
咫尺地球﹕當小布殊在耶魯300周年典禮遇上示威
by 沈旭暉 on Saturday, 20 August 2011 at 07:42



香港大學舉行建校100周年慶典,請得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擔任主禮嘉賓,同日港大學生嘗試在場外示威不果,被禁錮梯間1小時。這教筆者想起一段往事。

2001年是美國耶魯大學建校300周年,邀請了當時剛當選總統的舊生小布殊,擔任畢業禮演講嘉賓。根據耶魯規定,正式畢業禮是不設演講嘉賓的,除 非校方決定對現任總統授予名譽學位,這人才可發言,在小布殊以前曾如此發言的,包括甘迺迪、老布殊等。這規定一直備受爭議,無論是哪位總統獲頒學位,都肯 定有學生抗議。

居總統獲頒學位 排在最後

小布殊雖是總統,但他當天的身分,只是名譽學位獲得者之一,在台上與其他獲頒學位的人一字開排、平起平坐,不會坐到屬於校長、校監的座位,也不會像香港大學慶典那樣,在李克強以西服端在正中的主禮照,幾乎看不見另一主禮嘉賓、前港督衛奕信勛爵的身影。而小布殊獲頒學位的次序居然被排在最後,有說是主辦者的玩笑。

由於正式畢業禮繁文縟節太多,耶魯大學在畢業禮前一天另有一個全體師生參加的Class Day典禮,由應屆畢業生提名一位知名人士作主禮發言,涵蓋名單十分多元化,曾獲邀的不止有克林頓、貝理雅等政客,也包括不少社運名人,今年的嘉賓則是影帝湯漢斯。

小布殊獲頒學位的消息傳出後,校園內外一片反響。當時小布殊只憑爭議選票當選,聲望不佳,學術水平明顯有限,加上他的新保守主義從不是耶魯大學的寵 兒,惹來反彈自屬必然。不少耶魯教授公開呼籲杯葛畢業禮,最終有近200教授響應,一眾學生更精心預備了針對小布殊的示威。典禮當日,場內畢業生以黃色標 語集體示威,在小布殊接受校長頒發名譽法學博士學位的一刻,忽然一併舉起橫額,全場則不約而同噓聲四起。來自全國各地的示威者也把典禮當作盛事,希望把握 機會百花齊放,在小布殊視線範圍內,可以看見的標語包括「布殊,你是偷來的總統!」,以及「殺人犯老布殊與小布殊:有其父必有其子」。

師兄身分自嘲 贏盡掌聲

但小布殊當天的表現,卻為他贏盡掌聲。他在致辭中除了回憶自己的耶魯歲月,又不斷自嘲,例如拿自己的C平均分作笑話,坦承讀書時只去派對,又開中途 退學的耶魯舊生副總統切尼玩笑,說「自己因為有耶魯學位,就做了總統,切尼退學,就只能當副總統」。這類美式幽默令場內人士十分受落,除緩和氣氛,也巧妙 地把對立雙方的身分認同鎖定在校園。所以他要顯出自己不是以總統身分說話,而是以一個成績糟糕的師兄身分來自白。他明白在場者多不認同他有資格拿名譽法學 博士,對這點更是不斷發揮,例如說自己從小就不確定自己要當什麼,又在祝福成績優秀的畢業生之餘,「更要祝福以C成績畢業的學生,因為大家都可以當總 統」。他的演講不但惹來多次大笑和掌聲,更彷彿有意無意間在諷刺對他頒發學位來擦鞋的校方(布殊家族都出身耶魯,但近年關係欠佳),連示威者也忍俊不禁。

標語人群依舊 氣氛出奇和諧

最後,示威的人群依然在那裏,標語依然在那裏,學生的橫額依然在那裏,但氣氛卻出奇和諧。筆者畢業於2000年,認識不少2001年在場的畢業生, 他們事後說小布殊的表現,讓他們改觀。他們更發現無論是校方還是小布殊,都是一方面做門面的政治工作,另一方面卻同時對這個行為公然自嘲、暗中互諷,對示 威學生更是唯恐他們不來,以確保大學的批判思維得以被同時尊重。這是畢業前的最後一課,就是四年大學生涯一課也沒上,這一課也值回票價。

沈旭暉 明報 2011年8月20日
http://news.mingpao.com/20110820/tac1.htm
http://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0289773159681&id=612869680&ref=notif&notif_t=place_checkin_comment#!/notes/%E6%B2%88%E6%97%AD%E6%9A%89/%E5%92%AB%E5%B0%BA%E5%9C%B0%E7%90%83%E7%95%B6%E5%B0%8F%E5%B8%83%E6%AE%8A%E5%9C%A8%E8%80%B6%E9%AD%AF300%E5%91%A8%E5%B9%B4%E5%85%B8%E7%A6%AE%E9%81%87%E4%B8%8A%E7%A4%BA%E5%A8%81/245952302105594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1 01:20 |顯示全部帖子
陳佑琪﹕百周年慶典,港大在哪裏?


文章日期:2011年8月20日



【明報專訊】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要出席香港大學百周年慶典的消息一早已經傳出。筆者與一班港大內地學生們,都以為會循例收到校方郵件,邀請有興趣的學生報名參加慶典,正如不久前昂山素姬與港大學生的視像交流一樣。有同學更以為會有類似的答問環節,早早擬定問題,預備到時爭取提問。然而等來等去,除了校方告知8月18日封路的郵件,便是「誠摯」邀請大家到時在網上看直播的消息。同學很憤怒,看了直播後更加憤怒。
好吧,可以沒有答問環節,但為何港大的慶典台下除了富商便是高官,似乎也有小量學生面孔,但我們並不知道是怎樣篩選出來的。再看台上,國家領導人無論怎樣位高權重,在我們的大學裏最多也只是嘉賓,為何卻要坐在眾星拱月的高椅上,校監、校長,以及這校園最寶貴的Chair Professor們只能擠在一旁,像在人民大會堂裏照大合影。
與溫總理的「偶遇」
我記得還在北京求學的時候,溫家寶總理也常在五四青年節這樣的日子探訪不同的高校,有同學在學生飯堂裏就可以遇見他,是真的「偶遇」,不是擺拍。剛好在場的同學還會在當天的校園BBS上貼出溫總理點的菜,計算這頓飯的價格。舉例如此,只想說明領導人到訪高校並非高校的榮幸,反而領導人會因營造出重視知識與教育的形象而得到加分。
今日港大的所謂慶典暴露出的問題是,校方有沒有戮力維護大學的尊嚴呢?當學校的玻璃門上貼滿了「知識、傳承、服務」的自豪宣言,這校園裏最莊重的禮堂卻被人以港大百周年的名義,營造出巨賈高官的大聯歡,本應是最重要的教師與學生,卻被隱形了。筆者與一班同學來到港大,曾因可以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而感到無比暢快,然而今天卻感到失望,一百年了,港大呢?突然不見。

Rank: 3Rank: 3


264
發表於 11-8-21 12:39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 4# redkoni 的文章

我無意筆戰,但也不想被誤會。我只想說,單看蘋果日報的報道,我不覺得徐校長說的两句話不妥。這两句話是:「領導人訪校是對學校的肯定」、「而家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香港大學係喺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 一定要喺中國有好重要的角色。」後一句話與温總形容香港的三句話是否相似?温總說“今天的香港是怎樣一個地方呢?我想講三句話: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是面向世界的香港。”至於沈旭輝和陳佑琪的撰文,我是同意的。

Rank: 8Rank: 8


15338
發表於 11-8-21 15:32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Hihiha 於 11-8-21 12:39 發表
我無意筆戰,但也不想被誤會。我只想說,單看蘋果日報的報道,我不覺得徐校長說的两句話不妥。這两句話是:「領導人訪校是對學校的肯定」、「而家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香港大學係喺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 一定要喺中國有好重要的角色。」後一句話與温總形容香港的三句話是否相似?温總說“今天的香港是怎樣一個地方呢?我想講三句話: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是面向世界的香港。”至於沈旭輝和陳佑琪的撰文,我是同意的。


你說:「如果香港大學只甘於做香港的大學,就真稍嫌沒出息。」

做香港的大學有甚麼失禮? 港大在這小島見證英國殖民政府, 滿清皇朝, 清末革命, 國民政府, 日治時代, 中共政府, 一國兩制, 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和新思想的發源地, 香港人實在引以為榮, 能夠參與其百周年慶典的師生, 嘉賓, 實屬榮幸, 並不是只表揚能夠邀請領導人參與的榮幸. 況且這麼對港大意義重大的慶典, 衹有少數"聽話"學生能夠參加, 高官, 權貴, 地產商等等仔仔一堂, 大部份學生和校友被重重警察排擠於校園之外, 難道這才算是有出息!

難道 劍橋大學, 牛津大學只甘於做英國的大學, 就真稍嫌沒出息.

難道 哈佛大學, 哥倫比亞大學只甘於做美國的大學, 就真稍嫌沒出息.

內地的著名大學, 多不勝數, 妄想"挽車邊"做中國的大學, 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並不是只蘋果日報的報道, Now TV新聞片段徐立之對記者們說:「家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香港大學係喺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一定要喺中國有好重要的角色」。

世界頂級的大學收international students比例: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28%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25%
Harvard University                 23%
Columbia University               26%

反觀港大:
Hong Kong University  非本地學生主要是來自內地的學生, 非內地的國際學生只佔很少數.   校長聲稱港大在中國國土上,  所以內地學生怎能說是國際學生,  他說的所謂「國際大學」又是甚麼一回事?  喺中國扮演甚麽重要的角色, 是否像內地大學的香港分校?    講出這番說話就真稍嫌沒出息吧.  港大從來不就是定位為代表香港的最高學府之一,  也是她的其中一種所謂價值,  「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說穿了...不過算罷.

[ 本帖最後由 redkoni 於 11-8-21 19:31 編輯 ]

Rank: 4


719
發表於 11-8-21 16:05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Hihiha 於 11-8-21 12:39 發表
我無意筆戰,但也不想被誤會。我只想說,單看蘋果日報的報道,我不覺得徐校長說的两句話不妥。這两句話是:「領導人訪校是對學校的肯定」、「而家港大已唔再係香港嘅大學,香港大學係喺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 一定要喺中國有 ...

極之同意

Rank: 5Rank: 5


4693
發表於 11-8-21 23:54 |顯示全部帖子
班學生連最基本的禮貌也沒有, 以為示威大晒.

Rank: 5Rank: 5


2352
發表於 11-8-22 00:14 |顯示全部帖子
我對徐立之校長沒有什麽感覺, 可能自己不是港大畢業生,  我不贊同以拯救「火燒趙家樓」學生的以故北大校長蔡元培和他相比, 他祇不過是大氣候裏的小人物而已。我最不快的是看到在提倡學術自由的大學裏, 竟然有公權力的人, 在鎂光燈下, 公然禁錮學生, 防止他去做「有失體面的事」, 這是自由的國度裏會發生的事嗎?一個失去多元和包容性, 變成一言堂的社會, 又是我們下一代之福嗎?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1:50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redkoni 於 11-8-21 15:32 發表


你說:「如果香港大學只甘於做香港的大學,就真稍嫌沒出息。」

做香港的大學有甚麼失禮? 港大在這小島見證英國殖民政府, 滿清皇朝, 清末革命, 國民政府, 日治時代, 中共政府, 一國兩制, 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和 ...

「孫中山先生1923年香港大學的演說」全文

我此行真彷如游子歸家,因香港及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也……從前人人問我,你的革命思想從何而來?我今直答之:革命思想正乃從香港而來,從香港此一殖民地而來。三十年前肆業香港,暇時輒閑步於市街,見其秩序井然,建築閎美,無有干擾,嚮往不已。每年回敝鄉香山兩次,兩地相較,情況迴異。

每次回鄉,我竟須自作警察以自衛,時時留意防身之槍彈完好否。年復一年,情況俱如是。家鄉與香港雖僅有五十英里之隔,唯兩地政府何以差別若此?由是想,香港此一荒島落於洋人之手不過七、八十年,即有此成績,反視中國歷經四千年而無一地可比。

因而返香山與父老斟酌,促其取法香港,或至少灑掃街道,並築路連繫別村。父老稱是,所憂者為財力不足矣。我答:我等人力殊多,並由我輩少年發起可也。期間,我即親自清掃街道,並引來不少青年效法。我等遂動手將此工作推至村外,唯麻煩驟至,於鄉間造一小香港之想只得放棄。後面見香山知縣,解明來意,欲彷效香港,知縣甚喜,並答允於我下次放假回鄉時助一臂。

不意第二次返鄉時,此知縣已告離任,其缺已為新任者以五萬元購得。此等腐敗情形,接踵而至,於我感受甚深,回港後我即著手對政府之研究。遂發現,在一般的政府當中,貪污只屬例外,廉潔終屬常態,唯中國之情況則恰恰相反,於此地官場之貪污竟屬常態。初以為省城政府情況稍佳,不料一抵廣州,方知其腐敗尤烈。原來中國之官,勢位愈高,貪污愈熾。最後我到北京,其腐敗又千百倍於廣州,至此,我始相信,縣政府竟是中國最廉潔之政府機關。

有人告我,英國與歐洲的好政府並非來自天然,而是經人力之變革而成。數百年前,英國之腐敗與中國無異,法院中之捏造與刑罰之殘酷,不讓中國。但英國人熱愛自由,並高呼:「我等已忍無可忍,非要改革不可。」英國能改,中國何以不能!我等必須以此為效法,必須先從改革政府入手,否則休談其他。

若無良好政府,不論何種民族,辦事必不能成;我等為此而受之苦難久矣。遂一俟畢業,即深明必須放棄行醫救人,投身救國。故問我之革命思想從何而來,當曰全在香港。

惟革命以來,流言不斷;殊不明在中國之所謂革命份子只猶堪比作歐洲──溫和之政客而已。我等非激進派只欲得一溫和的好政府而已。經多年屢敗屢戰,我方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民國至今已有十二載──而且還會永垂萬代。誠然,十二年來困難不絕,人民受苦殊深,甚或禍烈於前。中國藜民見此即罵革命黨,並稱寧服帝制,不願共和。須知,共和國之要義,乃變一切人為主人,變我四萬萬人皆為全國人之主人。現時國人容或未能實現其理想:彼等大都每因身受其苦,自對眼前新變化味同嚼臘。一如拆一舊屋,並正建其新者。我等雖已推翻滿清帝制,唯殊難於十二年間建成此一大共和國。

是以,於此舊宅已去,新屋未成之際,一有風雨,自然群藜受苦,唯此苦不過是爾後幸福之代價。雖國人多昧此等改變,唯知識界均大力支持此新興之共和國,且吾等在國外尚有好友不少,誠然吾等亦有敵人。

吾人之敵人謂中國尚不宜行共和制,宜恢復帝制。十二年來,復僻之舉凡二次,生事者一為袁世凱,一為清帝本人。但兩次俱敗。革命人士於建立此共和國當中一再遭阻撓,連若干中國之朋友亦感失望。吾等以為此一共和國政府可改革處尚多,此固整個改革運動仍在過渡之中。若吾等欲中國保有永久安寧,當必完成改革大業,完成新屋之架構。

困擾革命人士之因素甚多。一.滿人一向致力剷除新思想;二.官僚從中作梗;三.是督軍與軍人當道。此等障礙一天不除,中國當難覓久安。我等當為實現好政府奮鬥不懈,好政府一旦出現,國人自當稱快、安寧。此事大可以香港與新加坡、檳城等英國殖民地之發展為證,而且國內民眾一旦來港,也會成為愛安寧的好市民。欲治中國人非難事也,好政府在,彼等即於願足矣。

深願各位同學,我等在此英國殖民地之英式大學求學,即應以英人為模樣,並須以此英式好政府之模範,傳遍中國。
*原文見1923年2月21日The Hong Kong Daily Press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2:33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jemm 於 11-8-22 00:14 發表
我最不快的是看到在提倡學術自由的大學裏, 竟然有公權力的人, 在鎂光燈下, 公然禁錮學生, 防止他去做「有失體面的事」, 這是自由的國度裏會發生的事嗎?一個失去多元和包容性, 變成一言堂的社會, 又是我們下一代之福嗎?


小偷要偷竊,從來不會告訴你:「我現在就要偷你銀包了!」政府要偷走自由,同樣也不會名正言順的話你知!就像溫水煮蛙,到你知道失去時,為時已晚!

我相信,權力使人腐化,掌權的人,從來都需要被監察。警察,挾著的不只是權,還有一枝槍。

我對警察沒有偏見,一直以來,在危險中,見到警察,還是會感到安心的。在前線工作數年,對警察印象不特別好,但也不差。不管遊行示威,交通意外,天災人禍,甚少發生不愉快的事情!他們大多數情況下都會予以方便,讓我們工作,甚少「下下揸正黎做」。

自由像空氣,你置身空氣流通的環境,呼吸毫無難度,你甚至不察覺自己正在呼吸。市民多年來享受著言論和新聞自由,也好像感受不到自由的存在,記者去採訪,自然會「攞到料」,每星期都有遊行,你可能十年都不會去一次,但當你遇上七一六四等大是大非,你又可以隨己意上街,從來不會考慮,准不准去!問題只是:你想不想去!

告訴你,近年空氣愈來愈稀薄,含氧量正在下跌,在前線工作的記者,開始有點氣促!後方的市民,或許未察覺。

摘自Chu Sik Kwan "記者為甚麼要遊行"
http://www.facebook.com/update_security_info.php?wizard=1#!/notes/chu-sik-kwan/%E8%A8%98%E8%80%85%E7%82%BA%E7%94%9A%E9%BA%BC%E8%A6%81%E9%81%8A%E8%A1%8C/10150253807866971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2:55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csy_ma 於 11-8-22 12:33 發表

摘自Chu Sik Kwan "記者為甚麼要遊行"...

最近,三名記者在新政府總部,一度被警方以涉嫌「企圖爆竊」拘捕。即使他們經登記獲發許可證進入,即使特首辦新聞主任前來替他們解畫,即使警方沒有在他們身上起出任何懷疑用作爆竊工具,他們還是被捕,警方懷疑他們企爆的基礎,就是他們怯慌時亂說的話!以及由政府總部發出但被認為是無效的許可證!

李克強訪問社區中心,記者被趕至隔著大馬路的對岸行人路上,然後突然就地安檢,卡片盒內的卡片被翻出,銀包入面的銀紙和的士單都不放過;採訪警察抬走市民時,竟然被擋鏡頭,是擋鏡頭!!!!!此等事情在大陸才會發生,今天竟然出現在香港。然後,抬人的黑衣人不告訴你他的身份!!這是香港嗎?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2:56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csy_ma 於 11-8-22 12:55 發表

摘自Chu Sik Kwan "記者為甚麼要遊行"...  

這幾天,你們在電視上看到的片段,絕大部分是政府新聞處統一發放的,如果中間出了甚麼亂子,你不會知道,知道也不會看到,因為,很可能所有片段都會被消毒。

撇開採訪不說,你有沒有想過,住在麗港城的街坊落街,竟然會被抬走,原因是:穿上印有平反六四的上衣。就算是故意穿上硬要給副總理看見又如何?穿衣犯法嗎?以文字表達訴求犯法嗎?是根據那一條法例?為了照顧偉大領導人的感受,穿衣的自由都被剝奪了!還要被人從家門口抬走!!!這是香港嗎?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2:58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csy_ma 於 11-8-22 12:56 發表

摘自Chu Sik Kwan "記者為甚麼要遊行"...  


昨天,港大的學生,在與慶典會場相隔幾座建築物的地方示威,竟然被警察當作人球塞入房間關上門禁錮,跟著還要說一聲:OK,好了!如果不是被電視台攝到,這件事永遠不見天日!

請告訴我,我們憑甚麼相信警方不會濫權?是因為過去二三十年甚少聽聞這些事件嗎?今天,記者可以差點被誣告,街上可以突然出現「核心保安區」,在鏡頭瞄準下仍有人夠膽不按法律和程序抬走學生和住客;他日,在沒有監察下,甚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甚至在你和我身上發生!最終受害的只是市民!記者先站出來抗議,是因為記者站在前排,首先見到了,感受到了!
記者發起遊行,不是為了行業利益!沒有新聞自由,最終是被剝奪知情權的是市民,社會從此失去監察政府的工具!我們已沒有民主了,真的連僅有的自由都不捍衞嗎?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3:01 |顯示全部帖子
原帖由 csy_ma 於 11-8-22 12:56 發表

撇開採訪不說,你有沒有想過,住在麗港城的街坊落街,竟然會被抬走,原因是:穿上印有平反六四的上衣。就算是故意穿上硬要給副總理看見又如何?穿衣犯法嗎?以文字表達訴求犯法嗎?是根據那一條法例?...

想廿多年前,九月初,我在廣州唸書,穿著當時在佐丹奴買的、印有
"革命"字句的T恤去禮堂上被迫要上的什麼平暴真相講座,也沒有
任何校方人員敢以T恤的樣式治我罪,雖然那時的我大概是受監察和
跟蹤的目標。

香港,真的不如內地了?

以上,是我在facebook上share以上文章時所作的回應。

Rank: 7Rank: 7Rank: 7


13220
發表於 11-8-22 13:04 |顯示全部帖子
做家長的,總不想身處的環境會變成第時仔女着錯衫就會被
人拉吧?
--這是另一未成婚的朋友在面書上我share文章上的另一回應。

Rank: 8Rank: 8


15338
發表於 11-8-22 13:58 |顯示全部帖子

政要安全凌駕市民自由

信報 2011年8月19日

李克強訪港保安空前嚴格
曾偉雄:政要安全凌駕市民自由

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三日,警方保安戒備工作空前,除抬走示威者令他們毫無機會進入李克強視線範圍之內,更多次搜查...

========================================

香港警隊目標
為確保社會安穩,香港警隊務必:
•維護法紀
•維持治安
•防止及偵破罪案
•保障市民生命財產
•與市民大眾及其他機構維持緊密合作和聯繫
•凡事悉力以赴,力求做得最好
•維持市民對警隊的信心

http://www.police.gov.hk/ppp_tc/01_about_us/welcom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