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Image

英國寄宿學校中港學生大逃亡,加上首相約翰遜的群體免疫政策失效,學校關閉,宣佈今年的公開試取消。

一旦取消考試,全英國中學生普天同慶。父母看見既然封校,子女在家要面對至少兩個月的禁閉,當然會在附近的超級市場多買幾包火腿、麵包、廁紙。青少年在發育期間吃得多,英國的超市三兩天之間,食物架上清了倉,就是這個原因。

今年英國中小學全國免試,大學不能關閉一年,等學生明年補考。因此二○二○年度進入大學的一批,將會成為特別標籤的一群。

他們沒有經過A-Level或IB正式評核,只能由各間學校的校師以「預測成績」(Predicted Grade)或Mock Exam 成績交給大學參考。

這樣一來,寄宿學校的學生佔盡便宜。因為資源充足,小班教學,老師對班上每一個學生行為能力,比一班三十五個學生的政府學校更為了解。

於是今年入大學的寄宿學校學生,既不必考試,就要倚賴老師的印象和感覺。譬如,今年一窩瘋趕回香港,在家居隔離時逃走放IG的同學仔,千萬不要以為既可提早放假又不必考試,雙重著數。生殺大權在老師手上,寄宿學校本身就是達爾文主義的訓練場,老師會怎樣看你?

此外,最大的危機,是英國的大學將會無法判斷來自中國或香港的中學畢業生,不經過英國的GCE和國際IB評核,憑這些文化背景差異的地方,他們自己的學校開出的成績表,到底有幾多真確的學歷保障?

不只在英國,IB文憑也決定取消了,香港若免試DSE,也面臨同樣問題。沒有了公開試的統一評核,靠班主任和校內各科目教師的評分鬆章與否定生死,許多同學仔一定後悔:如果三個月前預先知道會有這樣一場離奇的武漢病毒大爆發,不是預先發憤讀書,不是預先想辦法擦靚班主任和各科目老師的鞋,不是教你後悔稱呼教化學的那個女教師「肥橙」。而是預先提醒自己在家中網上上堂時要更為專心,突出表現。因為大學要求的並不是Objective的教師評分,而是要確確實實的證據back up,舉證責任在於你。

今年的學生不必公開試,過了四年大學畢業,僱主會不會認為這年度的畢業生缺乏品質監控〔QC〕,不會熱衷僱用?這一點就是四年後的事了,如果四年後英國和這個世界還需要畢業證書的話。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