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Image

新的一年又來了。新年有什麼願望?你問我,我只能答:我希望新的一年,做升學顧問這一行,以我為主,能挽救一個香港學生擁抱更光明的前途越好,老實一點說,當然也就是生意越來越好。

不過同時,我也不能太自私:我不介意新的一年,生意會跌一點。因為如果我們這一行生意減一分,亦即政府的教育政策多數香港家長學生歡迎一分;香港特區的教育政策,更符合人性一分;香港的下一代,對香港的歸屬感也加強了一分。

2020年,新年double 願望,前一個是小我,後一個屬於大我。身為商人,我以小我為本。但身為英國寄宿學校畢業生和英國華威大學碩士 ,身為知識分子,有時很痛苦地,須以大我為優先。

I am not being hypocritical, I am only being philosophical.

當然,新的一年,是小我更上一層樓,還是香港人的大我能圓美夢, 只能由特區政府來決定,或者上帝。

言歸正傳:明年英國留學的前途如何?很多家長首先關注的是英鎊。金毛肥首相大選大勝,國家有了方向,拋棄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眾志成城,決定脫離歐盟。

不過一切仍然缺乏細節。因此英鎊在新的一年必然有動盪。脫離歐洲,是連皮扯肉抽筋磨骨的痛苦切割,還涉及血管和細胞的撕裂。在手術上,比分割一對連體女嬰還複雜。分割之後,存活率也難保證。

在這個大前提之下,英鎊必會有升跌,但我覺得以跌勢為主。第一是約翰遜還沒有一套詳細完整的技術辦法,完全涵蓋所有細節。

第二是未知以德國為首的歐盟,會有什麼陰招懲罰英國。歐盟越是情意綿綿地呼喚「歡迎英國隨時回歸」,甜言蜜語,更要小心暗中藏刀。

英鎊將來要與歐羅競爭,英鎊的幣值不可以高於歐羅太多。第三就是特朗普有多少能量,能將美國這個市場押給約翰遜,還有英語國家的那三個表兄弟:加拿大、澳洲、紐西蘭,是否肯幫忙英國這個二哥。

英鎊一跌,我會入英鎊。等同香港樓價一跌5%,不要再等會跌到一成,趕快入貨。當然,我不是投資專家,只是一個看好英國後市的香港人。

為何我看好?因為許多寄宿學校校長私下的通訊:大量香港家長,找尋寄宿學校學額,找到聖誕節平安夜還未收手,覺得復活節之後那第三個學期,即使有位「都殺住先」。雖然一年的第三個學期,都只是準備考試溫書,真正的上課沒有幾個星期,但校長朋友說,看見一些母親幾乎聲淚俱下的哀求,實在於心不忍。他們紛紛問:What’s wrong with Hong Kong ?

我怎可以唱衰自己的地方?我只能告訴他們:新的一年是鼠年,Year of the rats,老鼠天性非常敏感,覺得一首郵輪即將沉沒,或一座城市即將發生地震,牠們會搶先搬家。中國文化天人感應,博大精深。什麼叫做天人感應?英文就是The mystical correspondent link between Heaven and Man。

祝大家Happy New Year。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