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Image

多數高檔品牌鞏固了自己崇高的地位之後,總會狡猾地推出大眾化的「次等貨色」,所以Giorgio Armani之下會有Armani Exchange、保時捷的陳列室會看見Boxster和Macan、就連高高在上了百多年的Piaget也在今年出了價錢「只是」五位數字的腕表款式。

有了副線系列,高檔便不只是富豪玩意,因為如今小小一個中產也可高調宣布:「我開波子」、「我戴伯爵」。中產夠威風了,但抬眼看看那些富豪反而不是味兒;那就當然,給你這些中產買下次貨便可來個魚目混珠,仲成世界?所以,著Armani的富豪會說清楚自己穿的是GA、開保時捷的富豪會說清楚自己開的是GT3、坐Range Rover的會說清楚自己坐的是......the real Range Rover。

不了解甚至不認識Range Rover這個英國品牌的話,很容易被它複雜的車款搞亂。Range Rover是Land Rover這公司旗下的一個型號,但Land Rover本身又是另一個車款,而Land Rover的價錢卻遠遠要比Range Rover為低。本來很易分別,Land Rover是平的,Range Rover是貴的,但多年前因為出了一部80多萬的Evoque,上年又有一部百多萬的Velar,而兩部的車頭均寫著Range Rover兩個字,令到Range Rover彷彿突然變了一個household brand。

咁你話,畀著你有架接近300萬嘅Range Rover,係咪要講清講楚呢架唔係Range Rover Evoque、唔係Range Rover Velar,係the real Range Rover?

有人可能懷疑,我係唔係收咗Range Rover錢賣廣告?唔係,不過我係報恩。由我考到車牌開始,每一代嘅Range Rover我都試過,因為每隔幾年,我總是斗膽厚著臉皮,走入Land Rover車行說:我想試車。擺明運吉,但Land Rover任何一位sales associate都沒有黑過我面,還殷切解釋車內的每項特色,十一年如一日,我怎能不報恩?

也就正正是因為我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揸過,仲要係每一代都揸過,我才覺得自己有資格推介Range Rover。

倫敦市的皇室貴族又好,英超頂級球星也罷,他們未必會有一部勞斯萊斯或Aston Martin,但他們肯定都有一部Range Rover。原因是,只有Range Rover,才可以有一個貼地的外型之餘,也能散發出一種高貴的冷傲;Range Rover的確沒有賓利的巧奪手工,但一部賓利不能在撒哈拉沙漠風馳電掣卻依然儀態萬千;Range Rover的確沒有平治G63的穩定強悍,但一部G63不能在平路中帶給你猶如坐上國泰First Class的寧靜舒適。Range Rover的確沒有像Cayenne一樣巧奪的靈活自如,但一看便知道,Cayenne的線條哪有 Range Rover這般高貴?

很多人說,三百萬可換到的選擇何其多,居然買一部SUV,是不是瘋了?SUV不一定是SUV,就正如金髮美女不一定就是金髮美女這麼簡單。有些金髮美女,五官標緻身材撩人,但她們看起來就是這麼俗氣,頂多只能當上泳裝模特兒;有些金髮美女,卻像Charlize Theron一樣,眼底裏滲透著的憂怨和孤高,才能讓她當上真正的大明星。

最難能可貴的是,其實嚴格來說,Range Rover不是一個英國品牌,因為Range Rover於十年前已經賣給了Tata Motors,一家印度公司;雖然主權移交,但新老闆絲毫也沒有侵略過Range Rover的傳統精神,讓Range Rover仍然從骨子裏散發出一種英倫的魔幻神采。
如今你應該知道,Range Rover代表的不僅是一種luxury,而是一份值得驕傲的heritage。

我們羨慕Range Rover之餘,更應向Tata Motors致敬。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