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Image

終於看了飲譽全城的「新聞守護者」,講及八年前一個威爾斯自由職業記者加勒鍾斯(Gareth Jones) 隻身深入蘇聯的烏克蘭,偵查饑荒鎮上的真人真事。他報道事實,回來英國卻反遭到政府和報紙的政治審查,因為不敢得罪蘇聯,而且英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經濟不佳,首要考慮是要和蘇聯建立良好的貿易關係。

找誰來演這位性格獨立的新聞勇士?他死時只有30歲,氣質高貴,面貌五官誠懇善良,是那種離開大學進社會工作了沒幾年、一顆良心從來沒有受污染的知識分子。

若是在亞太地區,找一個這個年紀的男明星,第一要有氣質,第二要擔得起票房,第三要有一臉孔的清純之氣,三大訴求、缺一不可,大江南北的要往那裏找?不是已經在北京銀泰中心的卡拉OK吧宵夜猜枚的貴賓房裏泡浸得太久;就是農村青年稚氣未脫。編導找到的演員,是地道的英國男星占士諾頓,三大條件俱備,並且一副樣子與歷史上的真人令人吃驚地相似。

鍾斯出生於威爾斯北部的寄宿學校,演員諾頓讀的是約克郡北部的羅馬天主教寄宿學校Ampleworth 。首先這個地區天遙地遠,有與中國的山西省,約克有自己純樸而驍勇的北地文化,而且與蘇格蘭人一樣這個地方的人有一份很獨特的loyalty 。

英國因為歷史問題,羅馬天主教的寄宿學校不多,既然以羅馬冠名,可想而知紀律嚴謹,對學生的意志有要求。創校於二百年前。是羅馬天主教本篤會派(Benedictine ) 僧侶創辦。

本篤會是什麼教派呢?本篤會會士每日必須按時進經堂誦經,詠唱「大日課」,餘暇時從事各種勞動。會規要求祈禱不忘工作,視遊手好閒為罪惡。有這樣的傳統,香港父母不必擔心子女讀書不夠。千萬不要一聽到「僧侶」就以為是所謂的和尚寺,即非常嚴格的男校。不是的,學校與時俱進,早已經男女校並收。

諾頓昇學劍橋費茲威廉學院攻讀神學,取得一級榮譽學位。畢業後還去北印度研究更古老的婆羅門和印度教哲學,並在那裏的中學教貧苦學生英文。怎料這樣一身豐富的履歷回來,他投身電影,拍了幾部小品,包括「小婦人」,然後憑這一齣揚名立萬。可惜電影計劃在英國推出時遇上病毒疫情,否則一定可以趕上奧斯卡。不過以奧斯卡目前的趨勢,這部電影不符合拜登勝選的西方國家氣氛。為什麼?因為我覺得美國的主流媒體總編輯,在大選期間的表現,他們看了這部電影應該感到慚愧。

電影非常的震撼,我與女性朋友E一起去看。E對這樣的題材有點心理距離,幸好進戲院前我做了一點功課,對她解說了背景。E從前讀瑪利諾是當然看過戲中另一個小說家歐威爾寫的「動物農莊」,因此了解電影的悲情,變得毫無困難。

由戲院走出來,走在街上,看着我半天,忽然說:如果你戴上那副圓形眼鏡,我覺得你有點像Gareth Jones。

我連呼「大吉利是」,我說:「我寧願將演員James Norton ,雖然他那張臉孔比我四方。我知道我那一點點寄宿學校的教育背景,是唯一的一點link。」我對E說:「謝謝你令我今天更加明亮,you brighten up my day。」

就這樣的一句話,令我開心了半天。在天氣轉涼的日子,世界進入另一個多事之秋的季節。風從海洋吹過來,輕拂着尖沙咀海濱倚着欄杆的E的長長的黑髮。E的頭髮飄着,她看着遠方的輪船。這是我想起戲中的這位悲劇英雄,氣質這麼好,但竟然編導沒有交代他年輕的生命裏連一個女朋友也沒有,只有在險境裏與一個柏林女記者結了一段淡淡的擦身而過的因緣,心內浮起一層灰藍色的淡淡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