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Image

愛在瘟疫蔓延時,是考驗情感的時候。

在百年香港教育史上,今年是最驚心動魄的一年,特區政府教育局宣佈停課「至少」到三月二日。

演藝學院的電影系主任舒淇索性呼籲:瘟疫來勢超猛,全港中小學生要有心理準備,停課期限不止三月初,可能貫穿復活節到暑假,不如特區政府索性將2019/20年這個年度,完全取消。

讀寄宿學校在瘟疫蔓延時,也是考驗你的兒子有幾多獨立的意志。

收到一位相熟Uncle的電話。他的兒子Alex,年剛十七歲,就讀香港名校IB第一年。

經歷過反送中運動,又目睹林鄭月娥的敗政和中國武漢肺炎的交叉災難(簡稱「肺娥兩重奏」),家長十分恐慌,六神無主,兩星期前,已經遇見香港的教育將會封關,自己work out 了一個臨時去英國讀書的計劃。

Alex 的Plan A是:強烈要求家長盡快在香港被英國封關前搭飛機前往倫敦(他還在網絡查到日間下午開出的班機機票比較便宜,令媽咪老懷大慰),住在家長三年前已經買落的公寓,Alex 還預早在網上找好數理化三位劍橋和帝國學院的補習教師,告訴媽咪:因他們的學歷很適合各自補習那三科,已經向三位英國網絡補習教師通過電郵,交換了課程,一到倫敦,自我人車,已經可以補習。

媽咪問他:既然網絡可以遙距影像補習,為何一定要飛去倫敦?留在香港不可以嗎?

做足research 的Alex 荅:第一,香港難保一個月內不會因為師奶搶光超市的白米陷入饑荒。第二,先去倫敦一步,在那邊的家裏補習,只要補足兩星期,對於英國政府,同時也作自我隔離14天計算。

因此,Alex 的Plan B:視乎香港停課多久,若三月初可以復課,就由倫敦飛回來,那時已經在那邊充電三星期。

若香港停課無了期,Plan B就是馬上在那邊臨時緊急進入寄宿學校,插讀一學期。

媽咪一皺眉頭:「人家肯收瘟疫難民學生嗎?」Alex 答:「我來得早,已經過了14天觀察期,而且我已經寫定一封英文信,引用半世紀以來第三世界難民求助的種種人道理由,有德蘭修女和馬丁路德金的金句,洋洋灑灑,共兩千字,準備親自向校長上書。」

Alex 說完,拿出準備好了的信,交給母親。媽咪看了電郵給我,叫我評論一下其中的英文程度。

我看了嚇一跳,告訴她:如果英國寄宿學校今年有聯校英文作文比賽,你兒子這封情理並茂的信,當可以進入頭五名。

Uncle 的這位太太停了,喜出望外,問我:「Alex 說,他知道Samuel你最近為逃避武漢肺炎瘟疫感染風險,也已經Home Office,和許多家長開拓建立了視像諮詢。Alex 已經在網上排隊,請你救急,介紹一家有機會在復活節後取錄他插班入讀的寄宿學校,排名高低絕對毋拘,甚至在排名榜上越低的越好。」

我隨郎告訴這位Auntie:我明白了。但我的視像顧問appointment book到好滿,他想打尖,對嗎?我的答案是No,因為這樣對其他家長不公平。

不過我實在很想見識這個頭腦靈活的世界香港仔——還未到英國,已經這樣八面玲瓏,若真被他去了,這條金魚,必定是明日的蛟龍。

於是我讓他擁有我的電話號碼,叫他可以WhatsApp用文字先打尖查詢,如想見我個樣,對不起,還是要排隊。

畢竟,這是英國寄宿學校品格教育的一條基本底線。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