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Image

面對高壓的學習環境,小朋友每天都要做大量的功課,而為了幫助小朋友完成這些功課,不少家長就跌入了「陪太子讀書」的陷阱裡,力求完美的完成學校的功課,但往往就令小朋友錯誤地理解做功課的意義,以為是為了滿足爸爸媽媽才需要做功課。

煩爸之前在新加坡工作,呀煩上學事宜之前都交給了煩媽;而每逢煩爸回港過周末,都會負責協助呀煩完成周末的功課,而在煩爸管理下,呀煩都會自動地完成所有功課。 而在初時,煩爸會看看哪些部份做得不好,再用擦膠擦掉,要求呀煩重做。 但自幾個月前看過一篇關於不應擦掉小朋友功課的文章後覺得很有道理,煩爸之後就只會check一check呀煩是否已完成所有功課,而遇上做得不好的地方時,只會指給呀煩看看再問一問呀煩「是否需要改正,還是就那樣交給老師?」呀煩初時是會全部自己改正的,而現在漸漸已分別到哪些寫的字不會被老師接受。 在煩爸的角度看,處理呀煩的功課是零難度的一件事情。 但原來,同一個呀煩,在不同的人的功課處理方法下,也會有不同的反應,就連煩媽也有時候也要跟呀煩搏鬥以完成功課。

去年呀煩曾經感染過流感,加上就讀學校是第一批停課的學校,連同新年假,總共有4個星期沒有上學,因此到了煩嫲家住了一個星期。 由於停課期間學校也有功課,處理呀煩功課的責任就短暫地交給了煩嫲。話說煩嫲在晚上陪呀煩做功課,但呀煩說很睏,不肯做,要明天早上才做。煩嫲就出動了藤條逼呀煩就範,最後呀煩總算完成了功課,再一邊哭一邊睡覺。上一代的教育方法的特色就是只求把功課做好。

而煩媽工作有時也比較忙,晚上很多時都要9點後才回家,而平日晚上回家,呀煩有時會要求煩媽跟他一起做功課,因此在下班後仍要花時間處理呀煩的功課。 偶爾會遇上呀煩不肯做功課,最後煩媽也要跟呀煩鬥智鬥力,搏鬥一輪後才完成功課後才能睡覺。

聽過煩嫲及煩媽處理呀煩功課的經歷後,煩爸回想一下,其實在煩爸處理呀煩功課的過程中,也遇過呀煩提出相同的要求,但煩爸很早很早就已經跟呀煩說得清清楚楚,做功課是呀煩的責任,不是煩爸的責任,因此如果呀煩不想做功課,在煩爸角度是完全沒有問題的,煩爸可以幫呀煩寫張字條給老師 – 「呀煩不想做功課」,然後把未做的功課交給老師。

而每個周末一開始時就先跟呀煩商量一下活動安排,然後問一下呀煩想在甚麼時候做功課。而到了約定的做功課時間,煩爸只會給呀煩30分鐘完成功課,每做完一份功課後呀煩就通知一下煩爸,以幫忙看一看是否已完成,並講解一下下一份功課的題目要求做甚麼。 每次呀煩跟煩爸說不想做功課,就會以退為進,慢慢地把呀煩的功課放進書包裡,同時很興奮地跟呀煩說「好呀,那我們現在出去玩吧!但現在呀煩決定了不做功課,呀煩就不能再做這份功課並要把未完成的功課交給老師」

呀煩每一次聽到煩爸這樣說後,都會笑得很尷尬地把功課搶回來然後自動做功課,久而久之,做功課再也不是問題了。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